• 言而无信似乎成了特朗普政府的特质与标致 2019-09-11
  • Jeep推3款车型搭载国VI发动机 新增多项配置 2019-09-11
  • 女神范的许晴坐高铁 脱下一只袜子当眼罩 2019-09-08
  • 2018年人民网“两会热点调查”上线 2019-08-30
  • 河南省委省直机关工委召开br“学习弘扬焦裕禄同志的‘三股劲’加强机关作风建设”座谈会 2019-08-19
  • 联播快讯:美联储今年第二次加息 2019-08-19
  • 货车挖掘机同时起火被烧 砀山消防成功扑救 2019-08-16
  • 共产主义劳动不再是谋生手段就是劳动不再是看着就想笑鼓吹私有制下的责权利所谓平滑对接下的为生存而做资本的雇佣劳动奴隶劳动,而是在共产主义公有制里劳动由于一辈子做 2019-08-09
  • 安农大选配50名资深教授担任产业联盟“盟主” 2019-08-03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08-03
  • 天津:谋划建设“大智能”创新体系 2019-07-24
  • 科技创新推动农业机械化转型升级 2019-07-24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方心怡完全没想到她好心好意地劝戚氏,得到的竟然是一记耳光!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对我指手画脚!破落户出来的东西,就是穿上绫罗绸缎,也成不了气候!让你勾引应无言,勾引到现在都没做出什么有用的!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戚氏现在已经是恨死了,她什么都不在意了,不管不顾地发泄自己心中的怨恨,就连方心怡这个“内人”,戚氏也顾不得她的心思了,说话怎么难听怎么来,就是要狠狠打方心怡的脸。乐—文

        方心怡捂着自己被打的脸,只觉得羞愤难堪,戚氏实在是太过分了,还有她说什么?她是破落户?更过分的是还说什么,她只是让自己来勾引应无言的!她一个千金小姐竟然要跟那些青楼女子一样勾引男人?这就是自己的好姨妈?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她只是把自己当成了工具!

        应将军整个人更是傻了,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戚氏竟然说让方心怡勾引应无言,她让自己的亲侄女勾引他的儿子,目的是什么,应将军就算再不愿意想,也能猜到个一二。这还是他的妻子吗?戚氏还是他印象中温婉宜人的戚氏吗?

        这一刻,应将军忽然有一种感受,觉得以前戚氏在他面前不过是装出来的,现在的戚氏,才是最真实的戚氏。

        “??!应无言我跟你拼了!你害死我的无遂,我要你偿命!”戚氏不知道这些人心中的想法,反正她现在心里就只想杀了应无言报仇。

        戚氏眼看就要冲上来扑到应无言身上,一直呆愣的应将军总算是回过神,抢先一步拉过戚氏,一个手刀,狠狠将戚氏打晕。

        看着安静下来的戚氏,应将军头皮都有些发麻,现在的戚氏真的是太疯狂了。

        应将军只觉得自己如今头脑乱的很,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戚氏,“心怡,你送你姨妈回房间?!?br />
        方心怡被戚氏打了一耳光,心情真差,谁知应将军竟然让她去送戚氏回她的房间,她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

        可是想想,如果戚氏不管她了,那她不又要回到那小县城去,这可不是方心怡愿意的,所以她现在也只能紧紧抓着戚氏才行。

        等到方心怡和戚氏离开后,只剩下应无言和应将军两人。

        应无言看着应将军一脸尴尬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这男人在看到他的时候竟然还会觉得尴尬,这真是难得。

        “你娘——”

        “我娘早就死了!”应无言冰冷地打断应将军的话。

        应将军一噎,如果换做以往应无言敢说这话,应将军敢说,他一定会让应无言好看,可是如今不行,他要挽回这个儿子的心。

        “罢了。你不想认就不认?!?br />
        应将军的“宽宏大量”真的是让应无言侧目了,这个男人的脑子没出问题吧。这是应无言心里唯一的想法了。

        “管好你自己的女人,别让她像个疯狗似的,这次我看在她丧子之痛的份儿上,懒得和她计较,要是有下次,哼——”

        “你多体谅体谅她。无遂才死,她一时间没有转过弯,她——”

        “你以为今日我为什么对她一再容忍,就是看在应无遂才死,可怜她。这可怜也就仅仅只局限于今天,其他时候不可能!你如果就是要跟我说这些无用的话。那么我已经听到了。我也不想再继续听了?!庇ξ扪运低?,转身就打算离开,小时候他会期待得到应将军的教导责骂,可是如今——呵呵,那还真是算了吧,他不稀罕是半点都不稀罕了。

        眼见应无言要离开,应将军急了,连忙开口道,“你先别走??!我还有事要跟你说?!?br />
        应无言停下脚步,不耐地看向应将军,“有什么事情快说,我懒得听。当然,你要是说你女人的事情,那就别开口了,我真的是一个字都不想听。你找想听的人去说吧?!?br />
        应将军的脸色有些不好,他叫住应无言就是为了说戚氏的事情,让应无言以后碰到戚氏发疯的时候,能看在他的面子上对戚氏网开一面。但是很显然,应无言是半点谈戚氏这个人的心情都没有。应将军此时打定了主意要挽回应无言的心,所以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免得让应无言心里更加尴尬不舒服,这样不利于他和应无言之间父子感情的修复。

        “罢了,你不想提她就不提吧?!庇涣陈淠?,面色凄凉无助,背脊佝偻。

        如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在这里,看到应将军这样子,八成很会心生同情。

        可惜,应将军面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应无言,他看到应将军这样子,心里除了恶心真没有其他想法。

        以前应无遂还活着,这个男人心里就只有应无遂一个儿子,至于他这个儿子在应将军眼里,真的什么都不是。被戚氏挑拨几句,就会二话不说找自己拼命。

        应无言敢无愧于心的说一句,除了菊芳贪图军饷,应将军要杀菊芳,应无言出手拦了,这件事是应无言错了。其他每一件,应无言都敢说他什么错都没有!

        应无言差点没被应将军给气笑了,这个男人还真是好意思啊,他都还没嫌委屈,这个男人倒是先委屈上了。应无言只觉得自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似的恶心,真的是太恶心了。

        应无言只觉得自己以前的眼睛真的是瞎到家了,他怎么就没有看出应将军根本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怎么就愚蠢的以为这个男人就算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好父亲,最起码是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应无言自己眼瞎了幻想出来的。

        应无言想通以后,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他不想再面对应将军,再继续面对下去,他担心自己一个忍不住会直接一拳头上去打飞应将军。

        为了避免这种不好的事情发生,应无言转身就要离开。

        应将军见状再次开口,“等等——”

        应无言气冲冲地转头瞪着了应将军,“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一次性给我说个清楚!”

        应将军被应无言吼了,也不敢再矫情什么,连忙道,“不知不觉你都长这么大了,跟你一般大的人都已经娶妻生子了。你看你的婚事——”

        说到这里,应将军停了停,应无言则是眯起眸子看着应将军,“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吧。拐弯抹角像个女人做什么?!?br />
        应将军哪怕脾气再好,在听到应无言的话时,脸也不禁沉了下来,应无言真的太过分了,竟然说他一个大男人跟女人似的!

        深吸了好几口起,应将军才将心头的怒火给压下来,忍住自己想要一掌拍死应无言的冲动冷声道,“你都是个大男人了,也该成家立业了。但那位菊香姑娘是绝对不能进应家的门。虽然她曾经救过你,她也是个好姑娘,如今身份也不一般,是魏国公府的女儿,但是他曾经被两个男人糟蹋过,已经是不洁之人,我应家娶儿媳妇,可以要求不是名门望族,也不是千金小姐。但绝对的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而那位菊香明显不符合要求?!?br />
        应无言这次连冷哼都懒得冷哼了,就让这男人慢慢留下来做梦吧,他真的是不愿意跟他继续吵下去了。太烦了,也太头疼了。

        应将军说完以后,就等着应无言跟他吵。倒不是里应将军变态,喜欢和自己的儿子吵架,而是应无言的脾气,说真的,应将军很了解,他这一番话一出,肯定又要爆发出一场大战,可就算是要爆发大战,应将军也没法子了,必须得说??!总不能真的眼睁睁地看着应无言将菊香娶进门!

        若是应无遂还活着,应将军说不定还会妥协一下,毕竟他有两个儿媳妇,一个差了,起码还有另外一个能够弥补一下。

        可如今应无遂已经死了,应将军就只有应无言一个儿子,正儿八经的儿媳妇也就只有一个,那么菊香就万万不能进应家的门!

        可怜应无言也只有在应无遂死了后,才能被应将军记起来,否则应无言要娶什么妻子,应将军是半点都不会在意。

        “你——你怎么不说话?”应将军见应无言只是用他那一双不带感情的眼睛盯着他,却一言不发,这让应将军心里实在是没有任何底气,尤其在应无言那双眼睛的注视下,应将军只觉得心头发慌,好像有什么属于他的东西,正在彻底地脱离他的范围。

        “你是作为父亲跟我说这番话吗?”直到应将军被应无言看的浑身发麻,应无言才冷冷地开口。

        应将军真心不明白应无言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想了想他要是回答是,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应将军点头,“没错,我就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跟你说这件事?!?br />
        应将军忽然觉得自己很可悲,面对自己的儿子,他竟然要如此小心翼翼,整的不是在和自己的儿子说话,反倒像是跟自己的敌人说话,一言一句都要反复斟酌。

        ------题外话------

        今天还是三更哈!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 言而无信似乎成了特朗普政府的特质与标致 2019-09-11
  • Jeep推3款车型搭载国VI发动机 新增多项配置 2019-09-11
  • 女神范的许晴坐高铁 脱下一只袜子当眼罩 2019-09-08
  • 2018年人民网“两会热点调查”上线 2019-08-30
  • 河南省委省直机关工委召开br“学习弘扬焦裕禄同志的‘三股劲’加强机关作风建设”座谈会 2019-08-19
  • 联播快讯:美联储今年第二次加息 2019-08-19
  • 货车挖掘机同时起火被烧 砀山消防成功扑救 2019-08-16
  • 共产主义劳动不再是谋生手段就是劳动不再是看着就想笑鼓吹私有制下的责权利所谓平滑对接下的为生存而做资本的雇佣劳动奴隶劳动,而是在共产主义公有制里劳动由于一辈子做 2019-08-09
  • 安农大选配50名资深教授担任产业联盟“盟主” 2019-08-03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08-03
  • 天津:谋划建设“大智能”创新体系 2019-07-24
  • 科技创新推动农业机械化转型升级 2019-07-24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湖北十一选五 龙虎和对刷是什么意思 易网重庆老时时彩开奖 海南七星彩开奖直播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 怎么买足彩总进球数 老11选5走势图 辽宁体育频道直播 2011212期p3试机号 平特肖三期内必出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香港六合彩开码 重庆幸运农场合法吗 江苏快三骗局 竞彩篮球大小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