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省委省直机关工委召开br“学习弘扬焦裕禄同志的‘三股劲’加强机关作风建设”座谈会 2019-08-19
  • 联播快讯:美联储今年第二次加息 2019-08-19
  • 货车挖掘机同时起火被烧 砀山消防成功扑救 2019-08-16
  • 共产主义劳动不再是谋生手段就是劳动不再是看着就想笑鼓吹私有制下的责权利所谓平滑对接下的为生存而做资本的雇佣劳动奴隶劳动,而是在共产主义公有制里劳动由于一辈子做 2019-08-09
  • 安农大选配50名资深教授担任产业联盟“盟主” 2019-08-03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08-03
  • 天津:谋划建设“大智能”创新体系 2019-07-24
  • 科技创新推动农业机械化转型升级 2019-07-24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临近中午,容凰陪着菊香一块儿吃了午饭,然后又检查了一下菊香的身体,确定没有大碍,之后又修改下自己留下的药方,又给照顾菊香的嬷嬷,按照菊香的身体状况,留下了几个药膳,再叮嘱菊香好好养身子,同时容凰最不放心的就是菊芳了,“这庄子以后就是你的了。那什么菊芳来了,直接赶出去!菊香,菊芳虽然是你义父义母唯一留下的骨血,但她对你——”

        容凰想到菊香,终究是没说出太不好听的话。

        菊香抿了抿嘴,“奴婢明白了,而且我也真的不欠她什么了?!?br />
        这话说的很轻,容凰一时间走了神,还真没有听清,“菊香,你说什么?”

        菊香面色苍白地摇头,眼神闪烁不定,“没什么?!?br />
        容凰见菊香脸色不好,不再多言,只是再三叮嘱菊香要养好自己的身子才是要紧的。

        容凰坐在马车上,魅眸微微眯起,她能察觉出菊香一定是有事情瞒着她,而且肯定跟那菊芳有关系。

        容凰还来不及多想,马车突然踉跄了一下,容凰在马车内思索事情,一时间太过入神,差点摔了个大跟头。

        “怎么了?”容凰的语气有些不好。

        “这位姑娘,街上堵着了,一堆的人,马车根本过不去!”

        容凰神色不好,先开车帘,果然如车夫所说的,前面不知道怎么了,一堆人,人山人海的!

        容凰深吸一口气,掏出一锭银子,大约六两,“就送到这儿吧?!?br />
        车夫接过银子,高兴的应了一声。

        也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堆人围在那儿。

        马车是过不去了,但自己一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容凰跳下马车,向前走去,离得近了,倒也听清发生什么事情了。

        原来是一辆马车不小心撞到了人,被撞倒的只是大街上的一个破皮无赖,平时就很喜欢讹人,这次有这么好的机会,还不赶紧凑上来讹钱!

        再说这马车,朴实无比,一眼就能看出,马车的主人肯定不是什么富贵人家。

        一个存心要讹钱,另外一个不想赔钱,所以就这么僵持在这里。

        人都是看热闹不嫌大的,遇上这么一桩有意思的事情,还不一个个个的在这里看戏!

        容凰对这场戏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直接抬起脚走人。

        “呸!你个黑了心肝烂了心肠的东西,真以为老娘母子好欺负??!老娘告诉你,老娘可是侯门千金!睁大你的狗眼,不该招惹的人,你少招惹!真惹急了老娘,老娘有你好看的!”只见马车的帘子掀开后,一个穿着深青色补丁棉袄的妇人双手叉腰地冲着地上,正痛的打滚的人骂道。

        容凰停下脚步,开始打量起这位什么侯门千金。

        这是侯门千金?穿着深青色补丁棉袄,头上戴着黑色的方巾布,面容饱经风霜,整个人看着有五十多岁一样,哪里有半点侯门千金的样子。

        就算是再落魄的侯门千金,也不会这副样子吧。庶女也不会差到这种地步。

        果然,这妇人话落,看热闹的百姓通通都笑开了,能不笑嘛,眼前的这个疯婆子,竟然说她是什么侯门千金!

        “哈哈——哈哈哈哈——你是哪家的侯门千金??!说出来听听!”

        “你这话就有意思了,人家哪里说得出来哦!说大话也不是这么说得!”

        “人家啊,那是穷疯了,做梦以为自己是侯门千金呢!”

        ……

        周围人的笑声此起彼伏,尖锐刺耳。

        那妇人好似是急了,连声道,“你们少狗眼看人低,我的确是侯门千金!”

        有人戏谑地看着妇人,“你是哪个侯门千金??!”

        这话完全就是在调侃,压根儿就没人相信这妇人能说出个具体的侯府。

        谁知妇人竟然骄傲地抬头,语气里是满满的自得,“我出自勇毅侯府!”

        容凰本来也以为这妇人是在发疯,正打算离开,谁知竟听这妇人说自己是勇毅侯府的小姐?

        呸!呸!呸!

        这么大年纪了,而且还梳着妇人的发髻,肯定不是小姐了。应该是和容青安一辈的。

        难道是老侯爷的那些个庶女?容凰皱着眉想。

        在地上打滚撒泼要赔偿的无赖,才不相信这妇人的话呢,还侯门千金呢!就这幅德行要是侯门千金,那他就是玉皇大帝了!

        “我不管,就是你的马车撞了我,赶紧给银子!否则咱们就去官府!”无赖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威胁妇人。

        那妇人也不是好惹的,双手叉着腰,破口大骂,“真以为老娘是瞎子??!你分明什么事情都没有!还敢勒索老娘!休想!你不是要去报官吗?赶紧去!老娘肯定不拦着你!等到了官府,你一个地皮无赖,肯定会被直接打入大牢!到时候——”

        一般的升斗小民最还害怕的就是见官坐牢了,妇人如此一说,那无赖果然面有犹豫。

        一些看热闹不嫌大的人,见无赖面有退色,立即火上浇油,“你不会被唬住了吧。这么个邋遢妇人,哪里像是侯门千金!不要笑掉人的大牙才是哦!”

        “没错。哥们儿,你八成是没种吧。否则怎么被这么个妇人给威胁了!”

        众人的怂恿讽刺,顿时让无赖把心一横,“你个妇人休要胡言乱语咱们是天子脚下,官老爷肯定是明察秋毫,哪里容得下你这个妇人乱说一通!好啊,不就是去见官嘛!咱们这就去!”

        妇人正要说,谁怕谁,只见马车内突然传来一声痛呼。

        原本如母老虎般的妇人,脸上凶狠狠厉的神色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担忧,妇人转身进了马车,放下帘子。

        “文华,你怎么样了!你的哮喘是不是发作了!”

        容凰眸光微凝,如今她算是知道眼前这对母子的身份了。

        算起来这妇人还是她的姑奶奶,老侯爷嫡亲的妹妹,也是老夫人的小姑子。

        这个姑奶奶好像十七岁的时候才嫁到了外地,这一嫁都几十年了。几十年来,只有寥寥几次才回过京城。

        容凰还记得这位姑奶奶嫁的应该是当地的望族才对,怎么会如此落魄。至于认出这姑奶奶,还是她方才的一句文华让容凰惊醒,这位姑奶奶外嫁好多年,好像才在三十的时候,生下一独子,名唤吕文华。

        他们怎么回京城了,怎么半点消息都没有?

        “快去找大夫??!”容凰心思百转间,只见容氏掀开马车的帘子,面露恳求,“赶紧去找大夫??!我的文华哮喘发作了!”

        “呸!你个娘们儿是故意想赖账是吧!老子告诉你,休想!别说你的什么文华哮喘发作了,今儿个就是你老子娘死了,也得把钱给我还过来!”还在地上打滚撒泼的,一听容氏的话,顿时以为她想借机逃跑,目露凶光地瞪着容氏。

        “我的儿子哮喘真的发作了,算我求求你们,赶紧救人啊。算我求你们了!”

        周围的人,有不少露出同情的神色,但也担心容氏没钱请大夫,到时候这请大夫的钱算谁的!

        有人就提议,“你不如直接去医馆不就成了!”

        “你是不是想害死我的文华!哮喘发作,怎么能疾车行驶!”容氏怒瞪着开口的人。

        那人被瞪得恼羞成怒,不曾想自己一片好意,这人竟然如此不知好歹!

        “那你自己请大夫去吧!”

        容氏何曾不想亲自去请大夫,但万一自己一离开,文华出事了,那该怎么办!自己就这么一个命根子??!

        左右为难之际,容氏心下无措,大冷的天,硬生生吓得自己浑身冷汗淋漓。

        “姑奶奶,我懂点医术,我给表叔看看?!?br />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就见一蓝色的身影跃上枝头,动作那叫一个灵敏。

        容氏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容凰已经掀开帘子钻了进去。

        等等,那个姑娘叫她什么?好像是叫她姑奶奶,还叫文华——表叔?那她是?

        “你也不管管那姑娘,年纪轻轻的,能懂什么医术,别把你儿子给医死了!”

        “就是!就算是病急乱投医,也不能这么胡闹??!”

        容氏猛地清醒过来,连忙掀开马车的帘子。

        只见容凰已经取了银针,给吕文华下针了。

        “你个——”

        “姑奶奶,你看看表叔再说话?!比莼丝诘耐?,再次在吕文华的身上扎了一阵。

        容氏即将脱口而出的话猛地噎住,虽然马车狭小阴暗,但是借着微弱的光芒,还是能看出吕文华的脸色比之方才要好了很多,甚至就连呼吸也渐渐平稳下来,额头上的冷汗似乎也少了。

        容凰施完针,见吕文华的脸色好看了很多,这才慢条斯理地将吕文华身上的银针给拔下。

        “文华,你怎么样!”容氏连忙来到吕文华身边,关切地开口。

        吕文华艰难地摇了摇头,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娘,我没事?!?br />
        转而,吕文华转头向容凰道谢,“多谢姑娘救命之恩?!?br />
        “你可不该叫我什么姑娘,我可得喊你一声表叔呢?!?br />
        吕文华一惊,重新看向容氏,似乎是要向容氏寻求答案。

        “你是勇毅侯府的小姐?”容氏这些日子虽然被艰苦的生活,硬生生从一个贤惠夫人错磨成泼妇,但是这脑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精明。

        容凰点头,“嗯。我以前是大房的女儿,如今过继到三房了?!?br />
        借着马车内微弱的光芒,容氏打量起容凰,良久才低声道,“你是沈柔的女儿吧。当年你父亲和你母亲大婚的时候,我曾经赶来参加过婚礼,还喝了你娘敬的茶?!?br />
        事情已经过去多年,按理,容氏是不应该记得的,不过沈柔的相貌实在是出色,属于那种让人惊艳的美女,容氏这才印象稍微深刻了一点。

        容凰正要开口,外面那无赖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是不是想赖掉我的赔偿!我告诉你,休想!要是再不出来,咱们见官!”

        容氏一张脸涨得通红,如果容凰不在,那她肯定是能豁出脸去跟那无赖理论!

        但现在容凰这个小辈在,说容氏矫情也好,说容氏什么也好,她就是想保留自己那为数不多的尊严!

        “我去把那人打发好了?!比莼讼瓶弊?,见躺在地上的无赖,还在那里似乎痛的打滚,但容凰只瞧了一眼,就十分确信,眼前的人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说不准这撞马车的事情也是这无聊自编自演的一出!

        “你是要去见官是吧。走吧。我勇毅侯府是绝对不会欺压任何一个无辜的百姓,只要你是冤枉的,就一定会让官老爷还你清白!”

        容凰话落,底下的人立即议论纷纷,“天啊,那个妇人真的是侯府千金?”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那么个脏婆子竟然是侯府千金?老天爷到底有没有长眼睛??!怎么不给我这么一门富贵的亲戚!”

        众人见容凰出来,忍不住再次腹诽出声。

        要说容氏如此丑陋,而且穿戴的也只是比乞丐好那么一丁点,众人自然不会相信他出生侯门!

        但眼前的女子,容貌美丽,气质高雅矜贵,身上更是穿着名贵的绸缎衣裳,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这样的女子不用说,肯定是侯门千金!有容凰给容氏作证,众人都相信了容氏的身份。

        纷纷感慨,就这么个脏婆子,真没想到竟然是侯门出来的!老天爷真是不长眼!

        在地上打滚撒泼的无赖,顿时也傻眼了,本来还想着敲诈一笔,可没想到真是碰到贵人了!

        无赖躺在地上,眼珠子是滴溜溜地乱转,拼命想着该如何将利益最大化!

        “侯府出来的又如何!难道撞了人就不赔偿了!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反正今儿个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不起来了!”

        “嗯。你说得对。侯府的人自然也不会不讲理。你自己说说,要多少赔偿?!比莼怂坪跏巧钜晕坏氐阃?,目光征询地看着地上的男子。

        要他说?本来以为这马车上的只是普通人家,最多也就敲诈个八两十两也就到头了,不曾想,今天撞上大肥羊了!自己要是不狠狠宰一顿,还真是对不起自己了!

        “最起码——最起码要一百两!”无赖报了一个他自以为的“天价!”

        围在周围的都只是普通百姓,一百两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了!这男子还真的是狮子大开口??!竟然一开口就开一百两!

        容氏更是气的不行,明明不是她们撞人的,凭什么要他们赔偿!是这无赖自己撞上来的!故意讹钱!

        容凰眼波流转间,尽是好笑的意味,“100两??!其实真的不是很贵??!”

        地上的无赖眼睛一亮!今天果然是撞上肥羊了!他就说一个泼妇,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姐,能知道些什么事情,只要自己脸皮厚一点,不就什么都有了!如今看来果然如此??!无赖的眼神只差冒光了。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暗暗吐槽,明明长了一张聪明漂亮的脸蛋,但做出来的事情可真是傻的可以,就这么容易就被一个骗子给糊弄了!骗了这么多银子,这个姑娘——

        “一百两银子是不贵。如果我姑奶奶的车是真的撞了你,那行,这一百两银子就当赔偿你的医药费。但是如果你压根儿没什么事儿,却在这里胡搅蛮缠,恶意讹钱的话,勇毅侯府也不是好欺负的,还轮不到你这样的地皮无赖讹诈!走,咱们先在就去一趟医馆,看看你到底伤的有多重!要是真的严重,别说一百两了,就算一千两也不多!”

        无赖的脸是越来越苍白,原本还以为逮到一只肥羊呢,哪里知道不是肥羊,原来是只刺猬,压根儿咬不下嘴,硬是要咬的结果,就是被扎个瞒口血!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是嫌事情不够大的,一听容凰的话,纷纷起哄,让无赖赶紧去医馆看看,好让侯府赔偿个一千两!

        无赖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只能愤恨地起身,声色历任道,“老子就知道你们这些侯门显贵,就只会欺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老子惹不起还躲得起!”

        说着,人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容凰见人跑了,冷笑一声,就这点胆子。

        “姑奶奶,正午了,不如找家饭馆吃点东西?”容凰当然是不饿了,不过她在马车上看到了干粮,想来他们吃的最多的就是干粮,精细的饭食也不知道多久没吃过了。

        容氏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容凰,“这会不会太麻烦了?!?br />
        容氏是很想直接答应,她倒是无所谓,但是文华跟着她,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吃过精细的饭食了,容氏心疼儿子??!

        “不麻烦。正好我也饿了?!?br />
        于是容凰让马车赶到最近的一家食肆,然后又让小二打包了一份饭食给他,让他在外面等着,至于容凰三人就进了包厢。

        借着明亮的光线,容凰才有机会好好打量吕文华,长得很文静,面色苍白,是哪种不健康颜色的苍白,脚步虚浮,配着身上的白衣,要是走在夜晚,八成要被人当做是鬼了!

        容凰是愈发的好奇,容氏的婆家到底是经历了什么,竟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还有就算容氏嫁的远,总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传不过来吧,反正容凰是不相信的,除非是有人故意的,至于那故意的人——

        浓浓的兴味在容凰眼底萦绕。

        容凰让容氏和吕文华点菜,两人都只是点了一道清淡的素菜,价格还是最便宜的,容凰知道他们是囊中羞涩,直接开口点了一些清淡的荤菜,然后扔个小二一包银子,让他赶紧上菜。

        小二原本还在瞧不起容氏和吕文华,来酒楼,就点这么两道便宜的小菜,而且这两人穿的还那么破烂,要不是容凰穿得富贵,他早就不高兴伺候了!

        在听到容凰报出的菜名,小二顿时笑开了,尤其是在接到容凰扔的鼓鼓的钱袋子,小二的眼睛都兴奋的眯成一条缝了!真是太让人兴奋了!

        “好嘞,客官稍等片刻,小的这就让厨房赶紧上你们的菜?!?br />
        容氏哪里看不到那小二眼底的鄙夷,这些日子以来,她早就是看够了。

        “凰儿,这是不是太破费了?!?br />
        “不破费,第一次见长辈,这么一点菜哪里破费了。不过表叔身子弱,而且身患哮喘,要忌口,所以我点的菜也就比较清淡。不过,姑奶奶怎么知道我是谁?”

        “当年你出生,侯府派人来我这里报过喜讯,我还送了你一对金镯子当周岁贺礼?!?br />
        难怪知道自己是谁啊。

        “姑奶奶,恕我冒昧问一句,你和表叔如今怎么——”容凰没有说完,但是话里的意思,容氏和吕文华肯定都能听懂,怎么会过得这么落魄。

        容氏眼底划过黯然的神色,语气幽幽,“凰儿你也不是外人了。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我是嫁到了秦岭。婆家也是书香世家,日子虽然不像在侯府的时候一样富贵,但我跟你姑爷爷也是相敬如宾,哪怕我一直都没有怀上,但你姑爷爷也没有纳妾。因为吕家有规矩,三十无子方可纳妾,也是我运气好,在三十岁的时候,好不容易有了你表叔。如今一转眼,你表叔都已经十七了。

        我因为年纪大才生下你表叔,所以你表叔的身子不是很好。等到五六岁的时候还被发现得了哮喘。

        吕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但好歹也能支撑你表哥的药钱。你表哥也这么平平安安地活到了十七。哮喘再也没有发过。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下去,我很满足,是真的很满足。

        不曾想,秦岭半个月前,一场地动,房屋倒塌,天崩地裂,当时我正好在你表叔的屋里,及时带着你表叔逃了出去。

        我们是逃出去了,但吕家其他人全都——”

        说到伤心事,容氏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她这辈子其实过得还是很顺遂的,在娘家,虽然父亲早逝,但是自己是娘亲的老来女,又有一个哥哥像父亲似的宠着,她在娘家的日子是极为舒心的!

        嫁到婆家后,虽然是有些不顺心的事情,但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原以为会这么平安顺遂的过一辈子的,谁知道临老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秦岭发生地动?姑奶奶,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容凰真的是无法相信的,秦岭竟然发生地动了,为何京城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

        就算秦岭与京城相隔了数千里,也不至于真的一点消息都传不过来。

        要知道地动在古代可是一等一的大事,一般发生地动这样的灾祸,会被认为是君主无德,所以上天才降下惩罚,这对君主集中权力有很大的影响,甚至还会影响到皇位的稳固。

        容凰差点下意识地就想问上一句,别是这地动小的不行,完全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话到了嘴边,容凰就咽了下去。

        不可能,吕家再怎么书香世家,但在秦岭肯定是大户,这屋子建的肯定是够牢固,如果只是区区小小的地动,吕家不可能会全家覆灭,只有俩老弱逃了出来,容凰是真的很难相信。

        这回容氏和吕文华都震惊地看向容凰,“难道京城都没有得到消息?”

        容凰摇了摇头,“没有。姑奶奶,秦岭那儿如今怎么样了?”

        “怎么样?房屋十室九空,甚至当地的官员还不允许百姓逃亡,如今又正值严寒,多少百姓活活冻死饿死!我若不是冲着秦岭的守备表明了身份,他又岂会让我带着文华离开秦岭?!?br />
        容氏没说的是,秦岭的守备因为容氏的身份不仅放了他们离开,还给了他们一笔钱。

        “秦岭的官员难道都没有上报吗?”容凰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半个月前发生的地动,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没有传到京城!

        还有容氏和吕文华,不是容凰瞧不起这两个,容氏就算遭逢大难,脾气变得泼辣厉害,但是从秦岭到京城,数千里之遥啊,一路上能遇到的危险,肯定是数不胜数,容氏一个人独自走到京城都不可能,更别提还带着吕文华这么个拖后腿的病秧子!

        除非容氏和吕文华走了狗屎运,真让他们一路平平安安,什么事情都没遇到的,就这么一帆风顺的来到京城。

        容凰说句难听的,除非这俩人被主角光环笼罩,才有这么逆天的狗屎运!

        但是眼前的两个人可能吗?

        打死容凰都不相信,当然,没打死就更不相信了。

        “应该是上报了,秦岭本就不是富庶之地,秦岭的守备其实也是个好官,虽然算不上爱民如子,但也不会忍心看到百姓流离失所,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的??銮?,京城一日得不到消息,秦岭的情况就愈发的严重,等到秦岭哀鸿遍野,到处都是死人,秦岭的大小官员也是要吃瓜落的?!比菔现遄琶嫉?。

        容氏还是很有见识的,说出的话完全符合实际。

        但明明早就应该传到京城的消息,为何半点动静都没有,这显然是及其不正常的事情。

        一时间,容凰心里闪过无数的想法,但绝美的小脸上还是淡然一片,似乎方才失态的人不是她一样。

        这时候小二端着菜进来了,八道菜肴,有荤有素,看着还是很引发人的食欲。

        “姑奶奶和表叔请用,可不要嫌弃这饭菜简陋?!?br />
        容氏看着那香喷喷的饭菜,哪里会嫌弃,这些日子以来受了那么多苦,顿顿吃的都是最普通的干粮,冰天雪地的,就连一口热饭热菜都吃不到。如今能有这么香喷喷的饭菜,容氏真的有想哭的冲动。

        吕文华这个大男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从小也是娇养着长大的,这一路奔波,他也是受尽了苦头,看着这些热腾腾泛着浓郁香气的菜肴,吕文华这个大男人也有流泪的冲动!

        容凰本来就陪菊香吃过了,所以只是随意用筷子夹了一点菜肴吃,吃的很慢,更多时候只是在静静看着容氏和吕文华吃。

        容氏和吕文华可能是想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但是眼前的食物真的是太吸引他们了,所以吃饭的速度不禁有些快,甚至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了。

        吕文华身子弱,只是吃了大半碗饭就吃不下了。容氏则是将一整碗白米饭全都吃进肚子。而桌上的菜肴也被他们两个几乎横扫而光。

        吃完以后,容氏不好意思的看着容凰,“让凰儿见笑了?!?br />
        “姑奶奶说哪里的话。是姑奶奶这段日子在外面受了太多的苦!我理解。不过姑奶奶以后有什么打算?”

        容易脸上立即含着浓浓担忧的神色,她还能有什么打算,婆家的人几乎都死光了,就只有她和儿子两个相依为命。她的嫁妆更是全都被埋在地下,至于那些在秦岭的良田,怕也在这地动间毁了个干干净净了。

        可以说,他们母子两人真的是一穷二白,身上是半点钱都没有了。

        尤其是文华,本来娇养着,哮喘也不再发作了,但这半个多月的颠簸,文华的身子更差了,需要上等的药材吊命才行。

        他们娘俩连吃一顿饭的钱都没有了,哪里去找上好的药材!

        容氏如今只能寄托于她的娘家勇毅侯府了!

        若是她娘或者哥哥还活着,那自然好说,可如今侯府当家作主的是她的大嫂还有侄儿。

        容氏心里清楚,她跟那位大嫂真可以说是十分不和,她最看不管自己大嫂那做作的样子,看着就让人作呕!当时,她没有出嫁,做姑娘的时候,跟自己的大嫂不对付,这难道还是什么稀奇事?

        自己娘亲欺负自己大嫂的时候,容氏还总是推波助澜,暗地还要再踩上几脚。

        可以说,容氏跟老夫人的关系真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

        依着老夫人的性子,她要知道容氏倒霉了,婆家的人都死光了,肯定不会收留容氏,八成会直接将容氏拒之门外!

        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是十分可能!

        容氏打定了主意,就在勇毅侯府的大门口闹,她就不信老夫人愿意背上一个不容小姑子的名声!

        容氏还是了解自己这位大嫂的,最是好面子,到时候为了让自己的名声不染上瑕疵,也绝对不会将他们母子拒之门外!

        容凰要是知道容氏的想法,肯定要赞叹一声,人才??!绝对的人才??!豁得出去的人才??!

        树不要皮则必死,人不要脸则无敌!

        容凰为啥要对第一次见面的容氏和吕文华这么好呢?同情心泛滥?呵呵,算了吧,容凰从来都没有同情心这东西?。ǘ酝馊耍。?。容凰就是认出了容氏和吕文华的身份。

        容凰在侯府,听秋月说了不少老夫人年轻时候的事情(秋月从她的外婆那儿听到的),知道老夫人和容氏的关系极差,甚至可以用水火不容来形容了!

        容氏和吕文华一身破烂,肯定是要去投奔老夫人,这多好啊,让老夫人不喜欢的人天天在她眼皮子底下晃,她再挑唆容氏拼命地闹,气不死老夫人!

        花小小的代价,把老夫人气个半死!容凰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合算了!

        “姑奶奶,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您婆家的人到底——唉,这女人啊,除了依靠婆家就只能依靠娘家了,这时候您和表叔不回侯府,怎么行呢!”容凰一脸情真意切道。

        容氏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一听容凰的话,不禁喜形于色,“但我到底是出嫁的女儿——”

        “姑奶奶这说的是什么话。祖母最是个注重亲情的了,哪里会眼睁睁地看着姑奶奶和表叔受苦,肯定在知道的第一时间,就立即派人将姑奶奶和表叔接进府里?!比莼苏鲎叛劬λ迪够?。

        容氏听着容凰的话,也忍不住嘴角抽搐,她那个大嫂,不直接把他们给赶出来就不错了!

        “这——”容氏故作犹豫。

        容凰笑着拉过容氏的手,绝美倾城的小脸上一片真诚,“姑奶奶,您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表叔着想啊。表叔可是得了哮喘,这可是要人命的病。没好的药材和好的大夫,表叔该怎么办?再退一万步说,表叔还没娶亲吧。吕家已经——若是不在侯府,表哥三年后出了孝期,该怎么议亲?”

        容凰的话可以说是都说到了容氏的心坎上,她如今最担心的就是吕文华的亲事了,一场地动,吕家是彻底落寞了,以后这亲事也只能靠着侯府了。

        容凰知道容氏早就下定决心要赖上侯府,不过提前遇到了自己,一时间碍于面子,会迟疑一下。

        不过经过容凰再三的分析利弊还有“请求”,容氏只会就势下坡,应下容凰的话,等容氏进了府,为了吕文华的病,珍贵的药材还有大夫,这是必须要的!但老夫人及其不待见容氏和吕文华,哪里会愿意给这两人花钱!

        到时候就一定会有冲突矛盾,依着容氏如今什么脸皮都不要的态度,容凰绝对相信,到时候吃亏的是老夫人。

        至于下暗手,提醒提醒容氏,容凰相信容氏也同样惜命,更惜他儿子的命!

        “姑奶奶啊,这都是马靠鞍装,人靠衣装。虽说咱们一家子哪里有那么个眼界高低的,可架不住府里那群下人,狗眼看人低!走,我带姑奶奶和表叔去买件衣裳。姑奶奶和表叔也别多想,就当我这个做晚辈的孝敬姑奶奶和表叔的了?!钡比灰⒕戳?,要让所有人知道勇毅侯府嫁到秦岭多年的姑奶奶回到京城了,而且是落魄的回到京城!要是老夫人到时候不接纳容氏和吕文华,吐沫星子都能淹死老夫人!

        容凰真是越想越兴奋??!

        简直恨不得赶紧仰天长啸三声!

        容氏这一路走来,几乎看尽了人情冷暖,乍一碰到容凰这么个善解人意的,容氏只觉得心里一阵慰藉。这个侄孙女果然是个好的,孝顺的。

        容凰兴冲冲地带着容氏和吕文华去了京城最大的绸缎庄,逢人就介绍一番,这是勇毅侯府的姑奶奶。

        众人都知道勇毅侯府的姑奶奶可是嫁到外地了,十几年都不曾在京城出现过了,乍然出现,还真让人吃惊,再看到她一身褴褛,皆心知肚明,这侯府的姑奶奶,怕是家道中落,遇到什么难处了。

        容氏是一点都不介意,众人爱看就看,反正这一路她早就不知道被看了多少次了,而且越多人知道她落魄越好,自己的那位大嫂就不能不接她和文华进侯府!

        为了以后的日子,这么一点点小事,容氏是半点都不在意!

        容凰见容氏的态度配合,魅眸深处的笑意愈发浓了,嗯,很好,这个态度很好。

        ------题外话------

        推荐好友顾轻狂小说《帝君盛宠之腹黑小毒后》pk求收藏!今天到10号,但凡收藏留言的,皆有奖励168币币,也祝你们一路发发发,么么么!

        偷兵符,逼宫夺位,她为心上人落得不忠不义不孝之名,最终却魂断冷宫。

        魂返当年,她只求一切重新来过,该了的怨,该报的仇,一一清算。

        名门将女,步步为营,前世恶人皆得报复,她却发现自己爱上了前世被自己所杀之人。

        更可怕的是,待一切归于平静,她竟发现自己入了别人的局。

        退无可退,为避免重蹈覆辙,她只能遇神杀神,遇佛拭佛。
  • 河南省委省直机关工委召开br“学习弘扬焦裕禄同志的‘三股劲’加强机关作风建设”座谈会 2019-08-19
  • 联播快讯:美联储今年第二次加息 2019-08-19
  • 货车挖掘机同时起火被烧 砀山消防成功扑救 2019-08-16
  • 共产主义劳动不再是谋生手段就是劳动不再是看着就想笑鼓吹私有制下的责权利所谓平滑对接下的为生存而做资本的雇佣劳动奴隶劳动,而是在共产主义公有制里劳动由于一辈子做 2019-08-09
  • 安农大选配50名资深教授担任产业联盟“盟主” 2019-08-03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08-03
  • 天津:谋划建设“大智能”创新体系 2019-07-24
  • 科技创新推动农业机械化转型升级 2019-07-24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31选7选号技巧 冰球规则视频 极速飞艇是官网吗 福建快3大小走势图 双色球预测专家app 甘肃快三开奖 湖北30选5开奖奖结果查询 喜乐彩票 广西快3冷号回补 天津25选7开奖时间 排列五开奖号码 福彩3b开奖结果 山东11选五走势图 11选5哪个软件好 德州扑克跟注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