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6-21
  •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华龙网 2019-06-21
  • 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5-26
  • 晋中市“三同步”推动互联网治理创新 2019-05-26
  • 工信部:我国4G用户达10.6亿户 宽带提速效果显著 2019-05-23
  •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 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05-23
  • Rich Brian 全新MV《Watch Out!》席卷美国高中Rich Brian 2019-05-08
  • 一图读懂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 2019-05-08
  •     眉间一点冰凉,罹烬身形微僵,抬眼看过去,骆青离似笑非笑道:“二公子,请放松?!?br />
        他眯了眯眼,“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br />
        骆青离淡声道:“二公子多虑了,就算我想做些什么,您和外面那位胡理前辈难道都是吃素的?您大可以放心,我想结束这段契约关系的心情与您是相同的?!?br />
        罹烬深深看了她几眼,尽量放松下来,骆青离同样沉敛心神,感应二者之间那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自从与罹烬阴差阳错缔结了契约之后,她曾经花了不少功夫了解过许多这方面的事,原本没有具体形态的契约联系在她的意识之中逐渐具象化,便好像有许多条无形的“线”将他们连接起来。

        过了半晌,待彻底窥探了契约的全貌,骆青离将神识凝为一柄利刃,毫不犹豫地把这些“线”一刀斩断。

        那个瞬间,仿佛有一声裂帛轻鸣响在耳畔,两人皆有不同体会,于骆青离来说,便像是抛开了一件累赘之物,而对罹烬来说,却好似脱去了身上一层无形枷锁。

        两人同时睁眼起身,骆青离稍稍拉开双方之间的距离,而罹烬则立在原地摆弄着袖口,冷声哼道:“算你识相!看在你这么干脆的份上,关于你冒犯之事,我不与你计较?!?br />
        骆青离不置可否,且不说当初罹烬也曾对着妖神起过誓,就算他今日真要发难,自己也不是全无准备,即便打不过他和胡理,逃跑的本事总还是有的。

        现在这样当然最好。

        他们的契约算是彻底终结了,也算了解了一桩事。

        罹烬转身欲走,骆青离忽然道:“二公子留步?!?br />
        她让小五将七星海螺取出,转手递了回去,“这海螺本就是二公子的,如今物归原主?!?br />
        成对的七星海螺是少见的天然法宝,然而除了传讯之外,再无其他用途,另一只海螺在罹烬的手里,既然往后不会再有牵扯交集,那这东西留着也没用。

        罹烬什么都没说,拂袖轻挥,海螺落回到他手中,他便不再逗留,直接出了山洞。

        骆青离看到他和胡理离开了赤炎洞,一路往西而去,大约是回大荒了。

        两个大妖的气息变淡,灵兽袋中的小五和阿狸纷纷松了口气,阿狸仍是惊叹不已,悄声说:“这就是妖王殿的二公子啊……”

        苍狸一族虽生活在大荒,可大荒很大,它们生活的地方离妖王殿其实很远,但大荒的妖兽,不会不知道妖王殿,方才罹烬身上来自高阶大妖的血脉压制,哪怕隔着灵兽袋,它们都感同身受。

        “二公子的脾气不大好的样子,对主人也是好凶的……”小五摇摇脑袋,“总之,小五不喜欢他?!?br />
        阿狸摇着尾巴说:“据说,二公子很有可能会是大荒未来的妖王,有很多妖愿意追随他?!?br />
        小五眨眨眼,忽然听到骆青离叫它,忙停止了和阿狸之间的讨论,连声问道:“主人,是都解决了吗?”

        “嗯?!甭媲嗬氲愕阃?,想了想说:“我和罹烬的契约已经解除,乘龙族长那边,你可以复命了?!?br />
        小五愣了好一会儿,跳出灵兽袋,一双乌黑的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她,“主人,你是要赶我走吗?”

        “……”骆青离微怔,继而又是失笑,摸着他的犄角,“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最初答应做我的灵兽只是因为罹烬,乘龙族长这才安排你跟着我,现在我和他划清界限,你可以给族长一个完满的交代。当初我们结的的平等契,你若想离开我绝不会拦着你,当然,你若是愿意留下,我自是十分欢迎?!?br />
        小五垂了垂脑袋,抬眸笃然道:“小五要留在主人身边!”

        海里的生活平静却也单一,跟着骆青离走过大江南北,看过这样那样的风景,这是以前在海里从来没有过的体验,而且主人对它很好,丹药灵石从来都不缺,现在还有毛茸茸的阿狸,它想要一直陪着她。

        未来有一天,也许它会和骆青离故地重游,回到东海,那时候见到它的那些同族们,它可以很骄傲地和它们说着自己的奇遇,那些乘龙们一定会很羡慕它!

        小五轻轻蹭着她的手心,“主人,小五不走,小五还要去主人的家乡呢?!?br />
        骆青离微微一笑,“好,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带着小五回我的家乡看看?!?br />
        灵兽袋中的阿狸歪了歪脑袋,它知道小五和它一样,都是和骆骆订的平等契,明明可以获得自由,却非要留在一个人修的身边,阿狸还不是很明白,骆骆究竟是有什么样的魅力。

        它懒洋洋地打个哈欠。

        不过至少有一点,阿狸必须得承认,跟着骆骆的日子,确实很舒服很惬意。

        罹烬已经启程回大荒,手里把玩着那一对七星海螺。

        “这算是彻底一刀两断了?”胡理满脸堆笑,适时问了一句。

        罹烬斜他一眼,“话是没错,可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

        “想多了?!焙硖终?,“那小丫头其实挺有意思的,三十年前,你我可都没想到,当时还只是筑基初期的小修士,居然这么快就能结成金丹,这速度放在人修之中,也是首屈一指吧?”

        罹烬哼笑,“她是天灵之体,修练怎么可能会不快?而且她的灵魂力量很强大,甚至隐约有超过我的趋势?!?br />
        不然,想要解除契约关系,起码还得再过上百年,待她结成元婴。

        能这么快就摆脱契约的束缚,确实是在罹烬的意料之外,可总体来说他还算是满意的,往后也不会再有人能够影响到他。

        如今的大荒他基本已是大权在握,现在契约也解除了,烦心事少了一桩,罹烬的心情显而易见的不错。

        胡理却有些看不过他这得瑟的模样,故意道:“话说,你七阶也有好久了,几十年前被暗算的伤早就好了,什么时候才能化形???”

        罹烬脸色一黑,“老子生来就是人形,化什么化!”

        “行,那我换个说法,你啥时候准备历劫???”

        “……”

        罹烬狠狠瞪他,胡理满面笑意一脸无惧。

        七阶八阶,看似一阶之差,却有云泥之别,大荒的妖王不可能只是一个七阶妖修,罹烬想要服众,历劫是必然之举。

        “再过几年吧?!鳖窘辽溃骸白芫醯煤孟癫盍说闶裁础僬庵质陆簿刻焓钡乩?,时候到了,雷劫自然就来了,急也急不来?!?br />
        反正老妖王还有百年可活,这百年时间,足够了。

        ……

        解决了罹烬的事,骆青离收拾收拾又准备启程出发去极北冰川,寻找药王遗府。

        赤炎洞的外围盘踞的都是些低阶妖兽,面对金丹修士,早就已经自发跑得远远的,但外围也没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至少在金丹修士眼里,确实不值一提。

        以前她在罹烬几个大妖的陪同下倒是进过赤炎洞的中心,那儿光是地上的灵草都是上千年份的,不过那回是有胡理它们将内围的高阶妖兽都赶跑了,现在就她一个人,就不用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极北冰川在中原的西北方,处于中原大荒鬼域三地的交界处,那里资源匮乏,终年寒冷,灵脉稀缺,并不适合修士居住,三方势力对这块地域的想法都不算大,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个三不管地带,冰川深处还有恶魔岛这种鱼龙混杂之地。

        骆青离虽知道药王遗府的具体位置,但极北冰川地域广阔,四野皆被冰雪覆盖,遥遥望去皆是皑皑白雪,山中更是容易迷失方向,若没有地图,想要找到一处地方绝不容易,况且药王过世都已经好几千年了,谁知道这数千年间,周围地貌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出发之前,还是得先做些准备。

        既然来了中原,又是顺路,骆青离索性去见了见晏十天。

        上回见面还是二十多年前,中间他们之间的联系从来没有断过,晏十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一次断肠草,哪怕中原南诏十年兽潮期间也没有停过,只是现在她现在需求的断肠草年份越来越高,收集起来便越来越不易,往往半年也未必收得到一株。

        值得一提的是,晏十天数年前也已经结成金丹,道号立新,这还是两人结丹之后第一次再聚。

        晏十天备了美酒佳肴,含笑举杯,“骆道友,哦,或许现在应该称归澜道友了,还未恭喜结丹?!?br />
        骆青离奇道:“你的消息这么灵通?”连她的道号都知道。

        晏十天面色古怪,“骆道友莫不是不清楚自己在中原的影响力?连乘风真人的结丹记录都打破了,道友还以为自己在中原是籍籍无名之辈吗?骆归澜的名号,早在中原传扬开了?!?br />
        对大多数人来说,评判一个修士的标准,便是他的年纪,越是年轻,便证明这个人的潜力越大,陆乘风曾经是中原的骄傲,骆青离比他还早结丹,当然惹人关注。

        “原来如此……”骆青离摇头失笑。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6-21
  •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华龙网 2019-06-21
  • 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5-26
  • 晋中市“三同步”推动互联网治理创新 2019-05-26
  • 工信部:我国4G用户达10.6亿户 宽带提速效果显著 2019-05-23
  •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 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05-23
  • Rich Brian 全新MV《Watch Out!》席卷美国高中Rich Brian 2019-05-08
  • 一图读懂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 2019-05-08
  • 湖北30选5走势图 意甲教母贝伦私房照 女子中彩票大奖视频 2007年福彩3d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 2013最新特码公式规律 大乐透走势图幸运之门cp 北京赛车记录软件安卓 金花三张牌破解版下载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 大乐透选号技术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数据 足彩进球彩18075结果 竞彩足球比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