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志忠案警示录:从工人到世界500强一把手再到阶下囚 2019-11-03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11-02
  • 高速收费站员工微笑服务 网友笑侃“像机械舞”(图) 2019-11-02
  • 广州租房市场进入淡季区域 热点板块成交不减 2019-10-29
  • 山西人事——黄河新闻网 2019-10-29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24
  • 肥乡:民俗端午节 “粽子村”比赛包粽子 2019-10-24
  • 鹏城展翅再高飞(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2019-10-20
  • 人民体育《大咖说》:冯军眼中的体育、奥运与商业法则 2019-10-20
  • 国际足联大会宣布2026年世界杯主办国 史上首次美加墨联办 2019-10-01
  • “集”突破之力 “聚”转型之势 2019-10-01
  • 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锐评 2019-09-27
  • 鸡毛作坊藏身小区内 居民用这个办法举报 2019-09-25
  • 湖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2019-09-25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 2019-09-20
  •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 学霸的微观世界 > 第462章 我们准备好了
        乔院士捂着心口。

        黄奇辉也吓了一跳!

        曹万生、钱高轩,以及加工中心的其他8级、9级的高级工程师,一个个都是606所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宝贝,即便这些人脾气大了点,但有本事的人,哪个脾气不大?

        看到刘峰如此**裸地挖陷阱埋机器,脸上就差点儿写着,你们都跟着我干吧!

        真要被你丫得逞了,那还使得?!

        即便最终刘峰获胜的希望是1%,这种赌法他们也不可能接受,这家伙,毕竟是刘教授??!

        黄奇辉:“那个,刘教授,没必要啊,真没必要……”

        乔院士:“曹老哥、钱老弟,大家都友好讨论,莫冲动,莫冲动……”

        两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然而,却拗不过这些老师傅们的硬脾气!

        “赌就赌了!”

        “谁怕谁??!”

        “你要赢了我直接辞职,给你干三年!”

        老师傅们也是被刘峰激起了怒火。

        “快说,说不出个道理来,你就留在这里,给我们当5年学徒吧!”

        乔院士:“……”

        黄奇辉:“……”

        见此,刘峰的脸上早已露出了小狐狸般的奸笑,这么容易就捞到这么一网大鱼,他能不开心吗?

        9级钳工、9级车工、9级铣工……这么一大票顶尖的工程师,老子连核潜艇都能自己弄出来了吧!

        也没搭理黄大总裁。

        “嘴上说说,可能你们也不会相信,这样吧,你们这边应该有金属材料实验室吧,借我两小时,把你们的刀头也给我来一把,嗯,再给我准备几种材料,两小时后,咱们见分晓!”

        ……

        安静的材料实验室内,只有刘峰和陈学东院士两人。

        本来刘峰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但陈院士非要过来给他帮忙,他也不好拂了人家的好意,顺手就将陈学东安排成了他的助手。

        嗯,院士级别的大佬给他端茶倒水,也是没谁了。

        “给,你要的绿茶!”

        将刘峰需要的绿茶端了上来,陈学东实在是经受不住这种诡异地气氛,可话到了嘴边,他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想要问什么就直说吧,憋得怪难受的!”

        将几种准备好的材料放到了专门用来冶炼高温金属的电弧坩埚当中,想了想,又将刀头拿了出来,准备投放到里面的刘峰瞟了陈学东一眼,开口道。

        “你,你有几分把握?”

        “不,你该问我有没有十成把握!”

        陈学东:“……”

        “好吧,其实当他们答应下来的那一刻起,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刘峰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忙活着手上的事情,边忙活着,边解释道,

        “他们实在是太过自信,太过于相信自己的经验……总之,太过于绝对,就是迷信了。别人不相信我,你还能不相信我吗?自己人??!”

        陈学东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算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但是……咦,你这是在做什么?”

        看到刘峰顺手就把刀头直接扔进了已经融化在一起的几种材料当中,陈学东满脸好奇。

        “给这把刀加点儿料!”

        “你的意思是……”

        “没错,就是你看到的样子,我打算在这把刀头中,增添几种特殊的合金,改善一下性能!”

        “就这样简单?”

        “你以为呢?”

        “可你为什么不先把刀头融了然后在往其中增添这些材料,而是反过来?”

        “嗯?糟了,你怎么不早说,放反了!”

        陈学东:“……”

        “安啦安啦,其实也一样啦!”

        陈学东:“……”

        差点儿没被丫气死!

        算了算了,反正他也帮不了什么忙,就不留在这里碍事儿了。

        毕竟人家才是材料学大师,尽管这家伙做事情一直神神秘秘的,可结果每次都能出人意料地正确,人家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你又能奈何?

        等到陈院士退到一边儿去后,刘峰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有把握即便这位大佬在这里,也看不出什么来,但万一呢?

        表面上看起来他确实是在给刀头增加特殊材料,额,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只不过直接把几种材料熔融了和刀头滚一圈儿就成功的话,也太惊世骇俗了点儿吧?

        能够掌握微观世界粒子的事情,还是永远保存在自己一个人脑子里才好……

        材料为王。

        即便是五轴联动数控机床的车刀,也依然遵循着这样的道理。

        事实上,之所以会出现加工出来的材料公差达不到要求,也正是因为刀头材料的原因,当然,也可以说成是“碳帆”材料的原因。

        在受体加工的过程中,刀头与受体之间,体积、密度、张力、比表面积,无时无刻不是在发生着变化,而这种变化,其实在加工其他东西的时候也未尝没有出现,但也只有这种“碳帆”材料才会受到这样巨大的影响,而且在加工结束之后,除了少量的磨损以外,刀头的材料变化竟然还能恢复正常!

        这也正是为何老师傅们也发现不了问题的所在,这也是刘峰之所以询问国内的技术,是否能够实时监控到这些变化的原因!

        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么简单,但也只有开了挂的刘峰才能发现!

        找到了问题所在,接下来,针对性地解决问题就难不倒他这位能开挂的材料大师了。

        简单地改变一番刀头的性质,然后只要保证能够在加工的过程中,保证刀头对“碳帆”的影响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就成,仔细想想,这可比研究什么反物质脉冲能量发动机简单多了……

        嗯,这样的能力,如果让他加入到机床行业,他完全有信心直接从材料方面,把机床的品质提升到一个匪夷所思的水平,什么样的材料需要什么样的刀头,他分分钟就能保证完美匹配,因而什么加工精度,什么机床寿命之类的,还不是小菜一碟?

        也就是在效率方面,实在不是他所擅长,因此在这方面他无能为力而已。

        没错,你们欧、m的加工中心,在动态、热态综合补偿技术上占有优势,还能做到实时监控刀头和材料的变化,但咱有材料啊,直接从根本上就解决了材料影响刀头加工精度的问题。

        什么,你们的机床可靠性好,刀头寿命可达10000小时?

        呵呵。

        咱有新材料,加工受体的时候很少会产生弹性形变,可靠性不比你们强多了?

        至于寿命,20000小时够不够?不够,50000小时呢?

        就是如此简单粗暴!

        当然了,恐怕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刘峰一人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毕竟,谁让他可以开挂呢?

        ……

        两小时不过打个盹儿的时间。

        很快,刘峰就走出了实验室。

        “曹工,不介意再操作一次吧?嗯,用这把刀头?!?br />
        看到刘峰递过来的车刀,曹万生实在是没有看出来,这和之前他给刘峰的那一把有什么不同的?

        周围的人也一样,虽然他们猜出了刘峰可能会做什么,但这么简单就做到了?

        真没问题?

        或许是看到了他们的疑惑,刘峰简单解释了下:“我给这把车刀加了点儿料,嗯,规格应该和原来的车刀差不多,应该能够解决问题?!?br />
        “你确定没问题?可别到时候没有成功,又把问题再怪到我们身上吧?”

        曹万生再三确认道。

        “放心,不会有什么问题!”刘峰笑笑说,“如果这一次没有成功,我直接认输!”

        嗯,好强烈的自信!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哪里来的底气,但曹万生没有计较那么多,在周围的老伙伴儿满脸期待地目光当中,直接把这把车刀安装到了机床上,然后稍微调试了一下仪器,便再次开动起来。

        “上材料!”

        ……

        依然是一阵赏心悦目的操作,依然还是大师级别的稳定水准。

        当车刀加工完第一圈的时候,刘峰就已经知道了,这一次,稳了!

        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往嘴里刨着盒饭。

        你说气不气人,这些家伙一个个都吃过午饭了,也就咱还在废寝忘食地搞实验,哼哼!

        然而,除了这货以外,几乎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数控机床的显示屏,大气也不敢出。

        只不过,当他们不小心看到刘峰还能吃好喝好之后,心里也不禁暗暗佩服这家伙沉得住气。

        这种时候了,你就一点儿都不紧张?

        没有让众人等多久,椭圆形曲面的“碳帆”再一次被“完整”加工了出来。

        “怎么样,结果如何?”

        一群老伙计立刻就围了上去,询问着他的感觉。

        曹万生拍了拍手心。

        “我哪里知道合不合格?只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感觉,等结果吧!”

        说着,瞟了刘峰一眼,然后直接让qc的工作人员将成品带过去检验。

        又是一阵漫长地等待……

        然而,结果却早已注定。

        果然,一个小时后。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曹万生捏着手里的检测报告,一副见鬼了的样子。

        其他人也纷纷凑了上来。

        “产品合格?”

        “见鬼!”

        “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做到的!”

        惊讶当中,一群人神色复杂地盯着旁边那位正喝着茶的年轻人,他,到底用了什么魔法?

        “其实,原理很简单,”将水杯放到桌上,刘峰悠然地站起身来,“之前我不是问过你们,我们的机床传感技术如何吗?就是……”

        “就是这样了!”

        听完了刘峰的详细解释,又有现实的样本摆在面前,曹万生久久无语,其他打赌的专家们,也久久无语:

        良久,这台叹息了一声:“我们认输……”

        “咳咳,”看到这些家伙裤子都输得一干二净,乔院士心里跟针扎似的,那个疼??!

        赶紧站了出来,连身体都微微有些颤抖了,

        “那个,刘教授,我们能单独商量个事儿吗……”

        春风得意马蹄疾!

        ……

        就在动力研究所的脉冲能量发动机的样机即将装配完成的时候,另一边,秦岭,大山深处。

        在总工程师解鹏翼的带领下,一众技术员也在对大推力火箭发动机试车台做最后的全面检查。

        不,事实上,现在这里早已经改名为脉冲能量发动机试车台了。

        研发一款大推力发动机,设计与制造工艺是一道难关,但如果没有合适的试车台,制造出来的发动机也无法测试其可靠性,也就无法定型。

        而为了测试脉冲能量发动机,高层直接将之前用来测试火箭发动机的试车台划拨给了刘峰,让航天科工集团那边可是心疼了好一阵子,毕竟,整个华国这样的试车台也只有两处而已,而且秦岭这边还是最新式的!

        对此,解鹏翼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心疼的。

        火箭发动机是测试,脉冲能量发动机不也是测试吗?

        唯一让他感到可惜的是,这座试车台刚刚建成没有两年,因为要试车脉冲能量发动机的缘故,很多新装备新设施都进行了大改,浪费啊。

        事实上,之前的火箭试车台主要是由液氧供应子系统和液氢供应子系统组成,这两系统是火箭发动机的动力源,每个子系统都分别包括增压系统、液路系统、吹除系统和排放系统;在被改造成脉冲能量发动机试车台后,却只剩下了燃料供应系统和综合排放系统,虽然都是在之前的子系统上简单改造而来,但大部分子系统的功能装备,都被直接舍弃了。

        当然可惜。

        这一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解鹏翼拿出了百分之两百的慎重态度,将排查人员分成了两个小组,交叉对两个系统做检查,只有最终当两个小组都没有发现问题后,才能验收通过。

        “你们都检查好了吗?”

        工作人员:“都已经检查好了!”

        解鹏翼点了点头:“把你们检查到的问题都交出来吧,如果一方发现了另一方没有发现的问题,那么恭喜你们,而你们也应该谢谢对方,慷慨地把奖励赠送给自己。当然了,奖励和惩罚都不是目的,只是为了保证项目万无一失……”

        工作人员甲:“主任,我们一组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一切正常?!?br />
        工作人员乙:“主任,我们二组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解鹏翼:“……”

        “真的都检查完了吗?各连接线的接口是否稳固,传感器的误差是否在允许范围之内,还有地底冷却装置……都没问题?”

        非常不确定地求证道。

        双方的技术员对视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相当肯定地点了点头:“都检查过了!一切正常!”

        “呼~”解鹏翼看上去也松了口气,“那好,你们先下去休息吧。三组,你们跟着我再检查一遍?!?br />
        “……”

        “……”

        “……”

        虽然如此繁复地检查相当折磨,但没有人表示不满。

        他们测试的东西,往轻了说关系到航天器的安全和稳定,但往重了说,却关系到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任何一个细微的疏漏,都有可能造成机毁人亡的严重后果,因此,不得不让他们谨慎谨慎再谨慎啊。

        而这个时候,“差不多先生”自然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差不多,差不多,差不多就是在犯罪!

        排查的工作足足持续了一周。

        终于,赶在新年即将到来的前一天,他们完成了所有检查工作。

        而这个时候的解鹏翼,也终于如释重负一般地拨出了那个号码……

        “刘教授,我们准备好了!”
  • 王志忠案警示录:从工人到世界500强一把手再到阶下囚 2019-11-03
  • 人民日报评论员:满怀信心走好中国道路 2019-11-02
  • 高速收费站员工微笑服务 网友笑侃“像机械舞”(图) 2019-11-02
  • 广州租房市场进入淡季区域 热点板块成交不减 2019-10-29
  • 山西人事——黄河新闻网 2019-10-29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24
  • 肥乡:民俗端午节 “粽子村”比赛包粽子 2019-10-24
  • 鹏城展翅再高飞(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2019-10-20
  • 人民体育《大咖说》:冯军眼中的体育、奥运与商业法则 2019-10-20
  • 国际足联大会宣布2026年世界杯主办国 史上首次美加墨联办 2019-10-01
  • “集”突破之力 “聚”转型之势 2019-10-01
  • 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锐评 2019-09-27
  • 鸡毛作坊藏身小区内 居民用这个办法举报 2019-09-25
  • 湖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2019-09-25
  •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 2019-09-20
  • 邻水到丰禾车票多少钱 贵州11选5推荐 七星彩玩法中奖查询 贵州十一选五奖号码 体彩大乐透中奖号码 排列3跨度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大全 单双大小方法技巧集锦 必中幸运飞艇软件安卓 龙江风采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全年公式规律杀码 彩票销售月年度工作总结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 广东好彩1一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