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6-21
  •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华龙网 2019-06-21
  • 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5-26
  • 晋中市“三同步”推动互联网治理创新 2019-05-26
  • 工信部:我国4G用户达10.6亿户 宽带提速效果显著 2019-05-23
  •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 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05-23
  • Rich Brian 全新MV《Watch Out!》席卷美国高中Rich Brian 2019-05-08
  • 一图读懂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 2019-05-08
  •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 仙武高手在都市 > 第0516章.孟婉娘的梦境!
        “不,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我不可能会输的...”彭塔一个劲儿的摇头。

        下一秒,他就像是看到了世界末日,眼球爆裂,两行血水直接就从眼眶里溢了出来!

        “不!”

        彭塔双膝跪地,双手捂住眼睛,趴在地上嘶吼,“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瞎了!我的眼睛瞎了...”

        这还不算什么,渐渐地,彭塔的声音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耳边。

        只见,他全身骨骼开始噼里啪啦作响,身体变软,最后如同一张没有支架的皮囊似的,软趴趴的伏在了地上。

        再看那五头猛兽呢,跟彭塔的状态一模一样,同样都是全身骨骼粉碎性骨折,如一张皮般,趴在地上。

        比斗进行到这里,毫无疑问,余华赢了。

        可以这么说,除去一开始双方打嘴炮的时间,余华赢的毫无压力,简直可以说是秒杀。

        裁判很快宣布本场比斗的结果,同时,宣布继续进行下一场比斗。

        六组战台上,男不男女不女的化阴宗年轻一代第一天才“玉面公子”杨桐柏登场。

        纯阳之体让杨桐柏惊艳全场,轻易拿到了胜利。

        在轻松拿下胜利之后,杨桐柏没有急着跳下战台,而是冲着吴乾等人所在的方向,抬起右手,手掌成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全场关注焦点都从杨桐柏的这个动作上转移到了吴乾等人的身上。

        很多人还不认识吴乾,但是,他们都已经见识过董珍珍的风采,所以,极阴宗众人之中,最受关注的自然是董珍珍。

        再加上董珍珍又能释放极阴之气,所以,大家就围绕着纯阳之体和极阴之体哪个更厉害展开了无休止的争论...

        这种局面似乎正是杨桐柏想要看到的,旋即,他颇为满意的跳下了战台。

        接下来的比斗里,除了七组战台上山海门“碧海潮音”凤鸾参与的那场比斗之外,其余的都不算太出彩。

        大家一边对凤鸾的音杀之术表示赞叹,一边发表个人猜想,认为七组战台上诞生的次种子级宗门应该是凤鸾所在的山海门。

        比斗在八个战台上持续进行,足足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直到天黑,夜晚九点钟的时候,所有宗门才全都出战了一遍。

        裁判团的办事效率很高,所有比斗结束之后,他们只花费了五分钟的商议时间,就选出了八个次种子级宗门,将会与上三宗和下五门一同进入本届隐宗大比的决赛。

        裁判长佛印亲自登台宣布最终结果。

        一组战台上选出的次种子级宗门为苗疆蛊宗;

        二组战台上选出的次种子级宗门是灵霄宗;

        三组战台上选出的次种子级宗门是封仙宗;

        四组战台上选出的次种子级宗门是邪灵教;

        五组战台上选出的次种子级宗门是极阴宗;

        六组战台上选出的次种子级宗门是化阴宗;

        七组战台上选出的次种子级宗门是山海门;

        八组战台上选出的次种子级宗门是炼傀宗!

        至此,初选赛第一轮全部结束。

        接下来进行的将会是初选赛中的车轮战环节。所有落选宗门将会在车轮战中争夺最后一个次种子级名额!

        车轮战在第二日举行。

        可以这么说,车轮战对任何一个宗门的消耗都会是十分巨大的,所以,过半宗门直接选择了放弃。

        今日比斗既已全部结束,裁判长宣布散场,所有人相继离场,返回各自的住处。

        ******

        华夏,燕京。

        凌云会所三楼。

        因为燕京新势力格局的出现,仝瑶、仝家和南宫绮晴等人都身有要事,没空闲逛,所以,孟婉娘一人待在房间里。

        孟婉娘的房间是套房,外边是办公区,放置着办公桌、会客茶几和椅子,里边有卫生间和卧室,卧室里摆放着一张2.2米x2米的大床。

        平常时候,孟婉娘还是挺重视工作的,会坐在办公桌前,查看会所流水账,一看就是一上午或者一下午,从未觉得厌烦,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大早起床洗漱吃早餐,才坐下去看了不到五分钟,脑袋里就跟灌了铅似的,昏昏沉沉,几乎抬不起头来。

        “我这是怎么了...”

        孟婉娘艰难的摇晃了几下脑袋,又用手掌狠狠地拍了额头几下,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这般说着,孟婉娘闭了闭眼睛,张嘴哈欠连连。

        “不行,我得再去睡一会儿?!?br />
        孟婉娘瞅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一大摞账单记录,说服自己道,“只有休息好了,工作起来才能事半功倍?!?br />
        孟婉娘用手扶着身前的桌子,站起身来,摇摇晃晃朝着卧室里走去。

        平常时候,几步就能走到床前,可是今天,孟婉娘却觉得自己的双腿像是绑了沉重的沙袋,怎么也抬不起来,硬是走了几十步,也才挪动了三四米远的距离,伸手堪堪能触碰到卧室的门把手。

        “呼...”

        孟婉娘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伸手去摇动门把手。

        咔哧。

        房门打开。

        孟婉娘还没看清自己的床,眼皮也突然变的极为沉重,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上下眼皮像是被针线缝合到了一起,怎么用力也睁不开。

        既然睁不开,索性就不睁开了吧。

        孟婉娘按照记忆里的路线,朝着床边挪步而去,然后,往前一扑,扑到了一张软绵绵的床上。

        “好舒服...”

        这是孟婉娘此刻最直接的感觉。

        可是,紧接着,她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体像是受到了某种强大力量的挤压一般,血液仿佛都从全身毛孔里渗了出来。

        “疼疼疼...好疼......”孟婉娘龇牙咧嘴。

        “是谁?”

        突然一道熟悉的询问声,打断了孟婉娘的思路,而刚才那种疼到窒息的感觉,也在瞬息之间烟消云散。

        “你是谁?”孟婉娘不答反问。

        “大师姐?”那道让孟婉娘感到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阿丑?

        二师妹阿丑?

        孟婉娘简直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惊讶道:“阿丑,是你吗阿丑?”

        “大师姐!是我!我是阿丑!”

        “你在哪儿?你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感觉像是一间牢房,四周连一个窗户都没有。我不知道该怎样离开这里......”

        孟婉娘比阿丑更着急,连忙道:“阿丑,阿丑,你听我说,你先别着急,你放心,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师父和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到你的?!?br />
        “我知道,大师姐,我只是觉得心慌,这里太黑了,也太安静了,我把手伸到自己的眼前,都看不见自己的手指,这里分不清白天黑夜,我甚至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还活着...”

        孟婉娘听着曾经那么淡定且寡言少语的阿丑话语间传达出的慌乱与不知所措,只觉得自己的心跟被刀割似的,生疼。

        “阿丑,好师妹,别怕,等师父回来,我立刻就跟他一起去找你?!?br />
        孟婉娘道,“你放心,不管你是在天涯还是在海角,我发誓,一定找到你?!?br />
        “大师姐,你陪我说说话,我在这里真的好难受,感觉生不如死.....”

        “阿丑!我不许你提死字!你记住,不管怎样,一定要坚持下去,坚持到我跟师父去救你,听到了吗,阿丑?”

        孟婉娘的询问声落下许久,却一直没有等到回答。

        “阿丑?回答我...阿丑,你还能听到我的声音吗?阿丑...阿丑...”孟婉娘一遍又一遍的叫喊着阿丑的名字,奈何阿丑却再也没有做出回应。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孟婉娘心急如焚。

        噗通一声。

        孟婉娘感觉自己的身体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她睁开惺忪的眼睛,望了望四周,发现自己此刻正趴在卧室里床边的地板上。

        孟婉娘活动手臂,准备撑着地板起身,结果扭到了脖子,疼的她龇牙咧嘴。

        “哎呦,疼疼疼...”

        不过,身体上的疼痛,又怎么比得过内心的疼痛呢?

        阿丑到底被关在哪儿?她正承受着怎样的煎熬?刚刚那些到底是真实的还是一场梦?

        一个个问题,几乎让孟婉娘喘不过气来。

        不行,不能一直这么等下去了!之前不知道阿丑的状态,现在知道了,作为大师姐,怎么能忍心让她继续受那种生不如死的煎熬?

        该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

        孟婉娘很想立刻飞到师父的面前,但是,她又很清楚,师父正在参加隐宗大比,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去把师父拉回来。

        那么,只能等了。

        等师父回来,然后再一起行动。

        不过,在等待师父回来的这段时间里,孟婉娘必须得先找个人把她心里的难过吐露出来才行,否则,她非得把自己给难过死不可。

        找谁呢?

        小师妹南宫绮晴明显是不二人选。

        做了决定之后,孟婉娘火急火燎的离开凌云会所,亲自开车朝南宫家别墅驶去。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6-21
  •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华龙网 2019-06-21
  • 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5-26
  • 晋中市“三同步”推动互联网治理创新 2019-05-26
  • 工信部:我国4G用户达10.6亿户 宽带提速效果显著 2019-05-23
  •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 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05-23
  • Rich Brian 全新MV《Watch Out!》席卷美国高中Rich Brian 2019-05-08
  • 一图读懂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 2019-05-08
  • 曾道人6和彩 新时时彩遗漏查 黑龙江p62彩票 彩票合买会不会陪钱 搜狐彩票社区网 北京快乐8计划 32张牌九纸牌技巧 吉林11选5前三直和值走势图 体彩福建36选7第18136期 河南快3和值走势一定牛 河内5分彩开奖网址 七乐彩tuijian 河北快三走势图基本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迪拜五分彩有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