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6-21
  •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华龙网 2019-06-21
  • 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5-26
  • 晋中市“三同步”推动互联网治理创新 2019-05-26
  • 工信部:我国4G用户达10.6亿户 宽带提速效果显著 2019-05-23
  •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 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05-23
  • Rich Brian 全新MV《Watch Out!》席卷美国高中Rich Brian 2019-05-08
  • 一图读懂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 2019-05-08
  •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 仙武高手在都市 > 第0216章.本命光阴蛊的寄主!
        吴乾摇摇头,道:“算不上认识,但我知道,他现在已经死了?!?br />
        “死了?”

        阿丑满脸疑惑,“怎么死的?”

        “被我亲手杀死的?!蔽馇氐?。

        阿丑闻言,点点头,然后又迟疑着问道:“先生,您能不能告诉我,他跟我生的那场大病,是不是有直接关系?”

        吴乾思索了片刻,开口回道:“应该有吧?!?br />
        说完,他又接着道:“你现在的状态,跟我认识的另一个人,非常相似?!?br />
        “他也像我一样,生过一场大病,相貌大变吗?”阿丑追问。

        吴乾摇摇头,回道:“不。他只是一直以来身体都比普通人要虚弱一些?!?br />
        “他是谁?是男是女?年龄多大?现在在哪儿...”阿丑对吴乾提到的这个跟她有着相似经历的人,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吴乾不厌其烦的回答道:“他叫白永琦,现在还是个高中生,家住信中市?!?br />
        “信中市?”

        阿丑蹙眉,“信中市离燕京可不算近...”

        “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br />
        吴乾打断阿丑的话道,“我索性就跟你直说了吧。苗疆蛊宗有一门非常邪恶的养蛊术,需要用活人的身体作为寄主,养上十几年,等到本命蛊成年之后,养蛊人就会杀死寄主,将本命蛊从寄主的体内剥离出来?!?br />
        说到这里,吴乾顿了顿。

        阿丑的嘴唇有些哆嗦,不敢相信的问道:“先生,您...您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吴乾直视阿丑的双眼,直截了当的回道:“你跟白永琦,都是养蛊人选中的寄养本命蛊的寄主。只不过,他体内养的是本命咒怨蛊,而你体内养的却是本命光阴蛊!”

        “本命光阴蛊...”

        “对,本命光阴蛊,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之所以会拥有预见死亡的能力,就跟这本命光阴蛊有关?!?br />
        “先生,您的意思是说,现在我的体内,还有蛊虫?!”

        “对,没错?!?br />
        “呕...”阿丑弯下腰,一个劲儿的干呕起来。

        想到这十几年来,自己体内一直都有一条蛊虫,阿丑就恶心的恨不得把胃都给吐出来。

        “别吐了?!?br />
        吴乾若无其事的说道,“养蛊人已经死人,在这段时间里,你体内的本命光阴蛊,已经与你融为一体,不分彼此了。你现在本身就是本命光阴蛊,而本命光阴蛊就是你?!?br />
        阿丑就像没有听见吴乾的话一样,又干呕了许久之后,才直起身来。

        她望着吴乾,第一句话问的却是:“先生,那现在的我,是不是有资格成为您的徒弟了?”

        吴乾想了想,没肯定,也没否定。

        他扭头对孟婉娘道:“拦辆车,先回凌云会所再说?!?br />
        “可咱们是开车过来的?!?br />
        “提车还需要时间,我不想继续在这儿浪费时间。你回头找个人过来再把车开回去吧。咱们现在先就地打车回去?!?br />
        “好吧?!泵贤衲锲擦似沧?,有些不情不愿,却还是照做。

        出租车上。

        吴乾坐副驾驶座。

        孟婉娘和阿丑一起坐在后排座位上。

        的哥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不停地通过后视镜,偷看孟婉娘和阿丑。

        吴乾用余光扫了一眼身旁的的哥,头也不回的询问道:“孟婉娘,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喜欢穿红色长裙,身高大概在一米四左右的小姑娘?”

        “喜欢穿红色长裙的小姑娘?”

        孟婉娘回忆道,“好像...没印象...奥,对了,我想起来了,三年前,倒是有一个,她是我们凌云会所的一名服务员的女儿,小名叫小玲。我记得当年她整个暑假好像都在穿红色连衣裙?!?br />
        说到这里,孟婉娘好奇的问道:“吴先生,您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吴乾淡淡回道:“我刚才看见她了。她还向你挥手打招呼了,只不过,你没理她?!?br />
        “别逗了,吴先生?!?br />
        孟婉娘一脸的不相信,道,“你看到的一定不是小玲。她们家在三年前发生了一场火灾,一家三口全部葬身火海,也是怪可怜的?!?br />
        “那就对上了?!?br />
        吴乾若无其事的说道,“刚才那个出租车司机,拉的客人,就是你嘴里的这个叫小玲的女孩儿?!?br />
        嗤嗤嗤...

        旁边的的哥,听到吴乾的话,不由自主的把脚踩在了刹车上。

        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也跟着一阵发抖,让得出租车剧烈的晃悠着停了下来。

        孟婉娘大声叫道:“小伙子,你怎么开车的?”

        的哥双肩颤抖,哆嗦着嘴唇说道:“你们下车...我...我不拉你们了?!?br />
        “瞧你那怂样儿!”

        孟婉娘笑骂道,“我们刚才是在开玩笑呢,你还当真啦?你这胆量也忒小了点儿吧!”

        “???”的哥一脸懵逼。

        “啊什么???你还真当真啦?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泵贤衲锓虐籽鬯档?。

        的哥听到孟婉娘的话,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波动的心情,这才渐渐地平复下来。

        他点点头,自言自语道:“对哦,这世上哪会有鬼?!?br />
        说完,他松了一口气,重新将车发动。

        后排座位上。

        安抚完司机小伙的孟婉娘,跟阿丑连续对视了几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难掩的惊色。

        她们终于想通,之前那个出租车司机,为什么会有那般奇怪的举动了。

        原来他并不是在自言自语,而是在跟鬼说话!

        出租车停在凌云会所门前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十一点。

        孟婉娘付账,把一张钞票递到的哥小伙手上,随口道:“不用找零了?!?br />
        的哥小伙接过钞票,提醒道:“三位这个时候来凌云会所,可得当心点。这家会所的老板,是个瘟神,很容易克死人的?!?br />
        孟婉娘下车之后,走到驾驶座车窗边,冲着的哥小伙温柔一笑,道:“不怕,她身边现在有位高人,可以让她暂时不再克死人?!?br />
        “你怎么知道?”的哥张嘴反问道。

        孟婉娘笑眯眯的回道:“因为我就是这家凌云会所的老板啊?!?br />
        “?????!”

        的哥先是一愣,而后大叫一声,迅速地把手里捏着的那张钞票扔到窗外,脚下油门一踩到底,出租车“嗖”的一声冲进了夜色之中。

        “怂包!”

        孟婉娘笑骂一声,然后对吴乾和阿丑道,“走,咱们进去?!?br />
        三人一起走进了凌云会所。

        孟婉娘亲自给吴乾和阿丑分别安排好了休息的房间。

        吴乾道:“时间还早,不急。你们俩先跟我过来?!?br />
        孟婉娘和阿丑对视一眼,什么也没问,就跟在吴乾身后,一起进入了吴乾的房间。

        吴乾进入房间之后,自顾自的往沙发上一坐,说道:“孟婉娘,拿来纸笔,我说几种药材,你把它们都记下来,然后尽快去买。明天我要开炉炼丹?!?br />
        孟婉娘闻言,点点头,赶紧去找来了纸和笔。

        “魁首乌、木胚胎、昙花蕊、箜芜、殁柏蛈桦...”

        吴乾刚说了没几种药材的名字,孟婉娘的嘴角就接连抖动了十几下,握笔的手,跟着停了下来。

        不等吴乾开口询问,孟婉娘就抱怨道:“吴先生,您说的这些都是什么鬼,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记?!?br />
        吴乾扫了一眼孟婉娘手上的纸张,便看到那上边只有六个字,分别是:葵手巫和目陪肽。

        “恭喜你,写了六个字,没一个对的?!?br />
        吴乾一边说着,一边从孟婉娘的手上接过纸笔,快速地写下了几十个字。

        孟婉娘偷偷瞟了一眼,发现她写的那六个字,还真是一个也没有对。

        她的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

        真丢人!

        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觉得像现在这一刻这般丢人过。

        “行了?!?br />
        吴乾眼含笑意的瞥了孟婉娘一眼,随手把写好的药单递给她,道,“你对中药一窍不通,不会写也很正常。拿去吧,记住,明天尽早买回来?!?br />
        “切!”

        孟婉娘撇了撇嘴,伸手接过药单,道,“放心吧,只要燕京能买到,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我一定把这些药摆在你面前?!?br />
        “有了神木,这些药材都不必再要求年份,所以,随便去个大一点的药材市场,应该都能买齐?!蔽馇?。

        说完,他扭头望向了阿丑。

        他早就发现,这一路上,阿丑一直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吴乾开门见山的问道。

        阿丑听到吴乾的询问声,猛地回过神来。

        她望向吴乾,表情纠结的开口说道:“先生,我能预见死亡,但大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做出选择...”

        “你在自责?!?br />
        吴乾的声音,平静的响起,“就比如刚才咱们遇到的那个出租车司机。你预见了他的死亡,所以,你觉得,你应该提醒他,或者直接出手救他,让他免于一死?!?br />
        阿丑抿了抿嘴唇,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种情况遇见的多了,她越来越感到迷茫,不知道该不该出手相救。

        “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想那么多?!?br />
        吴乾开口道,“就像刚才那个出租车司机。你没有丝毫救他的义务。更何况,他本来就该死?!?br />
        “他该死?”

        阿丑不解道,“我不明白...”

        吴乾解释道:“只有那些生前充满了怨气的人,死后,才会化为厉鬼,向活着的人寻仇。那个红裙小女孩儿,之所以找上那个出租车司机,绝非偶然?!?/div>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6-21
  •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华龙网 2019-06-21
  • 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5-26
  • 晋中市“三同步”推动互联网治理创新 2019-05-26
  • 工信部:我国4G用户达10.6亿户 宽带提速效果显著 2019-05-23
  •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 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05-23
  • Rich Brian 全新MV《Watch Out!》席卷美国高中Rich Brian 2019-05-08
  • 一图读懂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 2019-05-08
  • 央视转播英超 六场半全场奖金是多少 澳洲幸运8官网 百家乐巴厘岛上海在线 2元彩票京券 广西快乐十分在线购买 150期一码一波中特 腾讯分分彩软件投注 雪缘园nba比分直播网 双色球胆托组号 云南11选5今天 2019086双色球中奖号码 娱乐场所检查注意事项 3d011期精英心水论坛 16110期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