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6-21
  •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华龙网 2019-06-21
  • 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5-26
  • 晋中市“三同步”推动互联网治理创新 2019-05-26
  • 工信部:我国4G用户达10.6亿户 宽带提速效果显著 2019-05-23
  •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 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05-23
  • Rich Brian 全新MV《Watch Out!》席卷美国高中Rich Brian 2019-05-08
  • 一图读懂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 2019-05-08
  •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 仙武高手在都市 > 第0172章.化阴主宗尤妩媚!
        “我为什么不该待在这里?”仝佳再次质问出声。

        仝瑶弯腰,动作利落的换好鞋子,然后又直起腰来,背对着仝佳,头也不回的说道:“没有为什么。这里是我家,不是你的?!?br />
        “什么你的我的?难道咱们不是亲姐妹吗?”仝佳咬了咬牙,冲着仝瑶的背影,大声吼道。

        仝瑶听到这话,肩膀微微颤抖了两下。

        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她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声音平静的说道:“你母亲叫沈可琳。我母亲叫梁佳颖。你母亲抢了我母亲的丈夫,而你,抢了我的...”

        “够了!”仝佳大叫一声,泪流满面。

        “姐,原来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br />
        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仝佳沉默了片刻,才又道,“好,我答应你,明天我就离开这里。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来烦你了?!?br />
        最后一个字落下,仝佳勾着头,朝楼梯冲去。

        仝瑶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仝佳的背影,直到她冲进二楼卧室,“砰”的一声,关上房门,才缓缓地收回视线。

        仝瑶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她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想的格外出神。

        吴乾都已经走到她面前,停住了脚步,她都没有丝毫发觉。

        “瑶姐?!蔽馇搅艘簧?。

        仝瑶猛地回过神来。

        她楞楞地望向吴乾,问道:“怎么了?有事吗?”

        吴乾摇摇头,关心道:“我没事,是你有事?!?br />
        “呵呵?!?br />
        仝瑶牵强的笑了一声,“我好着呢,能有什么事?!?br />
        音落,她重新迈开了脚步。

        很明显,她在选择逃避。

        吴乾追问道:“瑶姐,虽然你跟佳佳是同父异母,但一直以来,佳佳是真的把你当成了亲姐姐去依赖,你就这样把她赶走,真的好吗?”

        “别说了?!?br />
        仝瑶的声音有点颤抖,“有些事,你不是当事人,你永远不会明白?!?br />
        “可佳佳她...”

        “我求求你,别说了,好吗,吴乾?”

        仝瑶道,“抱歉,我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br />
        音落,她头也不回的上到二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吴乾无奈的摇了摇头。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眼神陡然变的阴晴不定。

        “瑶姐一反常态,难道是因为那件事?”

        “不对,跟前世的时间对不上...”

        “难道...那件事...也要提前发生了?”

        想到这里,吴乾的目光,骤然变的冰冷。

        “不行!既然我重活一世,那就绝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瑶姐和佳佳掉进火坑!”吴乾沉声道。

        说完,他抬头望向二楼仝瑶和仝佳姐妹俩的房门,眼中思绪万千。

        在原地站了许久之后,他才收回视线,转身而走。

        他在想,重返国都燕京的日子,怕是得提前了。

        ******

        信中市,警察局。

        一大队队长曹赫,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双眼盯着电脑黑屏,兀自发呆。

        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足足一个多小时了。

        今晚,王勇和杨树鹏值夜班。

        二人从未见过曹队长像现在这般丢了魂似的模样。

        “王哥,要不,你过去提醒队长一下?”

        杨树鹏站在办公室门外,一边伸长了脖子,往办公室里边眺望,一边怂恿王勇道,“这都已经下班一个多小时了,队长一直这副模样,怪吓人的?!?br />
        “你怎么不去?”王勇瞪了杨树鹏一眼,反问道。

        杨树鹏撇了撇嘴,正要再开口说话,身后突然传来朱琳的询问声。

        “王哥,杨哥,你们俩凑那么近,在干什么呢?”

        王勇和杨树鹏同时扭头望向朱琳,皆双眼发光,像是看到了救星。

        “琳琳,你来啦!”

        王勇欣喜道,“你快进去看看你表哥,他究竟是怎么了?都已经这样一动不动的坐了一两个小时了?!?br />
        杨树鹏也赶紧点头道:“是啊,你快进去看看吧?!?br />
        朱琳闻言,皱着眉,点了点头,往办公室里走去。

        她没有故意放轻脚步声。

        如果是平时,曹赫早就发觉有人靠近了。

        可是,今天,直到朱琳走到他面前,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表哥?!敝炝蘸闷娴慕辛艘簧?。

        曹赫如梦初醒,猛地回过神来,抬头望向朱琳,疑惑道:“琳琳?你什么时候来的?”

        朱琳回道:“我刚来?!?br />
        说完,她反问道:“表哥,你在想什么事情呢?想的这么出神?!?br />
        曹赫的眼中,快速地闪过一抹隐晦的忧色,摇摇头,一边整理手边的文件,一边回道:“没想什么?!?br />
        “奥?!?br />
        朱琳点点头,遂又迟疑着问道,“表哥,你认不认识林子聪、焦问银、黄子佼...”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曹赫就一不小心把手里正在整理着的文件,全部撒落在了地上。

        他赶紧蹲下身去捡。

        朱琳见状,也立刻蹲下帮忙。

        曹赫一边捡文件,一边状似随意的问道:“琳琳,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br />
        朱琳稍稍犹豫之后,摇了摇头,笑道:“奥,没什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不说也罢?!?br />
        她真是魔障了,怎么能听信那几个纨绔子弟的胡言乱语,而怀疑她表哥的人品呢?

        真是讨打!

        曹赫笑着点了点头,什么也没再说,只顾着认真整理手上的文件。

        等他把文件全部整理好之后,才对朱琳道:“走吧,哥请你去撸串?!?br />
        朱琳笑着挽起曹赫的手臂,高兴道:“好啊,老地方,一人再加一瓶冰啤,绝配!”

        这般说着,两人结伴离开了警察局。

        ******

        夜色渐深。

        小灵山深处的夜色,如同粘稠的墨水,黑到了极致,浓郁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月光很美,也很温柔。

        清冷的光泽,洒落在山间,给万物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

        化阴宗豫南分宗。

        里里外外,到处都悬挂着大红灯笼。

        好似一只只迷醉的眼睛,在偷窥、觊觎这夜的风情。

        除了被安排在各处站岗守夜的宗门弟子之外,其他人,大多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当然,也有例外。

        比如董珍珍,她注定彻夜难眠。

        此时的她,站在窗前,抬头仰望着高挂在漆黑色苍穹之上的明月,眼神迷离,嘴角微微勾起。

        她轻声道:“吴乾,你睡了么?等过了今晚,我就再也无法跟你一起欣赏同一轮月亮了。如果有来生,真希望,我可以早点遇见你?!?br />
        音落,她闭上嘴巴,紧紧地抿住了嘴唇。

        可即便是这样,断断续续地的抽泣声,依然从她的嗓子眼里挤了出来...

        次日。

        晴空万里。

        姬坤阳正在主阁大厅里陪着其他五位分宗宗主吃早餐。

        突然,有守宗门弟子,破门而入。

        姬坤阳呵斥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那弟子双腿跪地,顾不得认错,急声禀报道:“宗主,主宗来人了!”

        姬坤阳闻言,猛地站起身来,二话不说,冲了出去。

        其他五位分宗宗主也不敢怠慢,相继站起身来,结伴往宗门外跑去,去迎接那来自主宗的贵客。

        姬坤阳的奔跑速度极快。

        远远地,他就看到了那站在宗门口,风姿卓越的二人。

        一男一女。

        男的是主宗八长老梁启宽,年近半百。

        女的竟是主宗两位副宗主之一尤妩媚!

        她在整个化阴宗内的地位极高,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她虽已近四十岁,但看上去却像二三十岁的模样。

        五官精致,妆容艳丽。

        身姿婀娜,双峰傲人。

        双.臀浑圆挺翘。

        两条大长腿,笔直而纤细。

        她身穿一条大红色高开叉紧身旗袍,将她身体的“s”形曲线,完美的勾勒而出,惹人遐想。

        她只需安安静静地站着,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瞬间吸引所有人的注意,成为整个世界的中心。

        “尤副宗主!梁长老!”

        姬坤阳还没有靠近二人,就高声叫道,“我真没想到,您们二位竟然会亲自前来,瞬间让我们豫南分宗蓬荜生辉!”

        “姬坤阳,玉虚公子大喜,这对于我们化阴宗来说,可是近段时间以来的头等大事,我们之所以会亲自到场贺喜,也是宗主的安排?!绷浩艨淼?。

        姬坤阳连连点头道:“是是是,玉虚公子大婚,何等大事。尤副宗主,梁长老,快快里边请?!?br />
        这时,吕聪、陈仓翼和武邦致等五位分宗宗主也已经赶了过来,同样是纷纷向尤妩媚和梁启宽二人施礼。

        尤妩媚风情万种的回了众人一个笑容。

        她的笑容里,充斥着些许隐晦的挑逗意味。

        几位分宗宗主,同时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撞击了一下,震颤不止。

        他们皆都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纷纷低下头去,掩饰眼中的**之色。

        “呵呵呵?!庇儒慕谌说姆从∈昭鄣?,嘴里发出一连串的媚笑声。

        同时,她扭动着她那水蛇一般柔软的腰肢,自顾自的朝着宗门里边走去。

        梁启宽重重地扫了众人一眼之后,才迈开脚步,跟在尤妩媚的屁股后边,也走进了宗门。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6-21
  •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华龙网 2019-06-21
  • 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5-26
  • 晋中市“三同步”推动互联网治理创新 2019-05-26
  • 工信部:我国4G用户达10.6亿户 宽带提速效果显著 2019-05-23
  •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 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05-23
  • Rich Brian 全新MV《Watch Out!》席卷美国高中Rich Brian 2019-05-08
  • 一图读懂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 2019-05-08
  • 福彩3D303期预测开奖号码 中国篮彩分析 燕赵风采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快速赛车下载 rain急速赛车 贵州快三结果统计 海南飞鱼游戏走势图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综合版 手机网易彩票靠谱吗 河南快3遗漏 九龙心水高手论坛网站 甘蔗斗地主绿色单机版 山东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宁夏11选5第107期 北京快3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