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6-21
  •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华龙网 2019-06-21
  • 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5-26
  • 晋中市“三同步”推动互联网治理创新 2019-05-26
  • 工信部:我国4G用户达10.6亿户 宽带提速效果显著 2019-05-23
  •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 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05-23
  • Rich Brian 全新MV《Watch Out!》席卷美国高中Rich Brian 2019-05-08
  • 一图读懂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 2019-05-08
  •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 仙武高手在都市 > 第0041章.被轻视的傀儡术!
        到了这种时候,徐子骥再说什么,都已经显得多余。

        他有伤在身。

        三个徒弟,也伤了两个。

        冷春晓原形毕露。

        吴乾和董珍珍被炼傀宗豫南分宗的少宗主段驿勃操控的骷髅傀儡拿枪挟持。

        正是因为徐子骥不辨是非,推波助澜,才促成了眼下这种局面。

        对此,徐子骥应负不可推卸的责任。

        吴乾并没有接受徐子骥的道歉。

        或者说,他根本没兴趣回应徐子骥。

        反倒是段驿勃,听了徐子骥的话后,得意的笑道:“哈哈哈,徐子骥,你们化阴宗之所以一直被我们炼傀宗压过一头,就是因为你们化阴宗里,像你这样的蠢货,实在太多了。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像你这种智商堪忧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当上化阴宗长老的...”

        “段驿勃,你闭嘴!”

        姚庆平忍无可忍,怒喝道,“你要是再敢侮辱我师父和我的师门,我就算是拼死,也要跟你同归于??!”

        “哼!”

        站在段驿勃身后的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冷哼一声道,“就凭你这种小喽喽,也敢妄想跟我家少宗主同归于???简直不自量力!”

        与老者并排站在一起的那个相貌平凡的中年男人也附和道:“化阴宗从上到下,全是一群虚张声势的无用之徒?!?br />
        姚庆平被这两个家伙的话,气的咬牙切齿。

        他攥紧了拳头,作势就要向这两个家伙动手。

        徐子骥连忙阻止道:“庆平!不要轻举妄动!”

        姚庆平咬紧牙关,从齿缝里挤出声音:“可他们侮辱您,还侮辱咱们化阴宗的名誉...”

        “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想说什么,就让他们随便说好了?!?br />
        徐子骥叹了口气,憋屈道,“庆平,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要记住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br />
        “师父...”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br />
        徐子骥再次打断姚庆平的话道,“今日之事,确实是师父的错。是师父决断错误,不分敌我,害了你们?!?br />
        “不,师父,我不怪您?!?br />
        姚庆平摇头道,“大师兄和二师兄也绝对不会怪您的?!?br />
        听到这话,重伤在身,躺在地上的徐枫俨和林泊君二人,同时费力的点了点头。

        “哈哈哈...”

        段驿勃看着眼前这一幕,畅快大笑道,“徐子骥,你们师徒四人,今日都难逃一死,我看,就没必要一个劲儿的演这种师徒情深的戏码了吧?!?br />
        说完,他对身后二人吩咐道:“段伟俊,段宏,你们俩去把这师徒四人的头颅给我取下来,带回宗门,我有大用处?!?br />
        “是!”二人领命,同时应了一声,当即就迈开了脚步,朝着徐子骥和姚庆平等四人走去。

        徐子骥若不是有伤在身,根本不会把段伟俊和段宏这两条段驿勃的走狗看在眼里。

        可现实却是,他重伤在身。

        而只凭姚庆平一人,又怎会是段伟俊和段宏二人的对手呢。

        难道,除了坐以待毙之外,他们师徒四人,已经彻底无路可走了吗?

        真是自作自受啊。

        要不是因为他不辨是非,急于向吴乾动手,他们师徒四人的处境,何至于此?

        大错已经铸成。

        现在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他们师徒四人落得如此凄惨的境地,可以说是咎由自取,只是,连累了吴乾和董珍珍,让徐子骥感到愧疚不已。

        而就在段伟俊和段宏二人向徐子骥师徒四人步步逼近之时,被两具漆黑骷髅拿枪指着脑袋的吴乾,突然笑了一声。

        这一声笑,明显带着挑衅的意味。

        段伟俊和段宏听到这笑声,好似受到了某种未知力量的控制一般,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扭头看向段驿勃。

        段驿勃挑眉望向吴乾,说道:“真没想到,你竟然还能笑的出来?!?br />
        “为什么不呢?”

        吴乾神色轻松道,“难道你真指望用这两件黑了吧唧的垃圾,限制我的自由?”

        段驿勃听到这话,眉头微微皱了皱。

        他不答反问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不,当然不是?!蔽馇氐?。

        段驿勃又问:“那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让你敢这样跟我说话?”

        吴乾耸耸肩,随口回了五个字:“绝对的实力!”

        音未落,他的唇角就泛起了一抹惹人遐想的笑容。

        与此同时,他迅速地抬起右手,拇指压于掌心,剩余四指并拢,“唰”地一掌抽在了右边那具漆黑骷髅的头颅上。

        咔哧!

        一声脆响传出!

        漆黑骷髅的整颗头颅,直接被这一掌拍的稀碎。

        碎裂的骨头渣子,洒落一地。

        段驿勃当场震惊。

        他实在没有料到,吴乾的出手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快到他的肉眼难以捕捉的程度!

        他赶紧补救。

        右手五指迅速弯曲,中指陡然弹了一下。

        一条隐形的能量丝线,一端缠绕在他的中指上,另一端系在吴乾左侧的那具漆黑骷髅身上。

        站在吴乾左侧的漆黑骷髅,握枪的手指骨,当即就动了动。

        只可惜,它还是没能成功开枪。

        因为吴乾一巴掌的力量实在太足,在抽碎右侧骷髅头颅的同时,让得它的躯体也猛地侧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左侧骷髅的身上。

        砰!

        一道沉闷而结实的撞击声响起。

        两具骷髅,双双倒地。

        段驿勃脸色惊变。

        他又迅速地接连活动了一下右手食指和无名指。

        奈何那两具挟持着董珍珍的骷髅,像是被人切断了与他之间的联系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段驿勃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

        吴乾嘲讽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像你这种用外力操控傀儡的手段,在我眼里,跟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两样,滑稽又可笑?!?br />
        “不!你胡说!”

        段驿勃不相信吴乾的话,大声反驳道,“我们炼傀宗操纵傀儡的手段,举世无双!我身为炼傀宗豫南分宗的少宗主,绝不允许你这种宵小之辈随便侮辱我们炼傀宗的傀儡操纵术!”

        吴乾闻言,轻蔑的摇了摇头。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抬起右手,打了个响指。

        短促的声音刚刚响起,挟持着董珍珍的其中一具骷髅,就陡然跃起,左手五指迅速融合、变形,成了一把尖刀的形状。

        噌!

        它抬起左手尖刀,在段驿勃意识到意外发生,正要防御之时,它抖动手腕,锋利的尖刀从它手臂上脱落,“嗖”地一声向段驿勃射去,直击段驿勃脑门。

        段驿勃的反应极快,猛地弯腰,扭转脖子。

        唰!

        尖刀的锋刃贴着段驿勃的额头划过,留下一条鲜红的血线。

        段驿勃眼前登时一红,被额头上急速淌下的鲜血遮挡。身躯亦是不由自主的踉跄倒退,险些栽倒在地。

        这一系列的动作,说起来时间长,可实际上,却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吴乾是在拍烂他身边两句骷髅的同时,就已经操纵着董珍珍身边的其中一具骷髅,向段驿勃发动了攻击。

        段驿勃的注意力被那两具碎裂的骷髅吸引,暂时放松了对其它攻击的警惕性,这才被一具原本属于他自己的小小傀儡给划破了额头。

        在尖刀射出,划伤段驿勃额头的那一瞬,吴乾右手五指伸展,指甲陡然变的锋利。

        原本普普通通的指甲表面,仿佛结了一层冰霜,散发着渗人的寒意。

        吴乾左转,只一息间,就闪身出现在了段驿勃的面前。

        他左臂一挥,锋利的指甲精准无误地劈中段驿勃的左肩,将他的整条手臂,齐肩斩落!

        “啊...”

        扑通。

        尖叫着踉跄倒退的段驿勃,登时,双腿一软,跌倒在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简直比风卷残云还要干净利落。

        徐子骥、姚庆平师徒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傻眼。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实在难以相信,能够同时操控42件傀儡的段驿勃,竟然连真正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吴乾齐肩切下了一条手臂。

        这样看来,吴乾与段驿勃的实力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完全不在同一层次!

        冷春晓和赵燕眼中同时露出了惶恐之色。

        他们母女二人,此时的心情,非常适合用“唇亡齿寒”四个字概括。

        段伟俊和段宏站在原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敢动弹分毫,就怕吴乾随手将他们斩杀。

        见识了吴乾的本事之后,他们很清楚,只要吴乾对他们动了杀念,他们绝对有死无生。

        董珍珍瞪大眼睛,望着如神人般英勇强势的吴乾,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在地。

        她甚至已经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心理准备。

        而吴乾的出现,却给了她一次又一次活下去的希望。

        死里逃生的滋味,不亲身经历,真的很难想象。

        绝不是喜悦。

        更多的是痛苦煎熬之后的解脱。

        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般,浑身乏力,似乎只剩下一缕轻飘飘的没有了形状的灵魂,蜷缩在躯壳里。

        现在的董珍珍,只想大哭一场。

        紧紧地抱着吴乾,拼命的,放肆的,大哭一场。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等猪脑子是从哪里推断————“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这是四两千斤向第十阶层发问。 2019-07-08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7-08
  • 广州市食药监局:端午粽抽检全部合格 2019-07-03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7-02
  • 【科普探长】高层大楼火灾,如何沉着应对 2019-07-02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6-30
  • 七道受宠家常菜,用普通原料做出好菜! 2019-06-28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6-21
  •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华龙网 2019-06-21
  • 党的喉舌 人民的知音 2019-05-26
  • 晋中市“三同步”推动互联网治理创新 2019-05-26
  • 工信部:我国4G用户达10.6亿户 宽带提速效果显著 2019-05-23
  • 美联储加息后全球股市普跌 A股再创年内新低 2019-05-23
  • Rich Brian 全新MV《Watch Out!》席卷美国高中Rich Brian 2019-05-08
  • 一图读懂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 2019-05-08
  • 二分彩坑吗 江西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图 怎么买辽宁十一选五 欢乐升级哪些是分牌 京东彩票推荐扣钱 北控vs北京直播蓝球 七星彩明月珰 txt网盘 二肖中特王中王 2019北京pk10官网网址 十一选五组六什么意思 棒球服品牌排名 斯诺克赛程 nba标志图片 中彩网开奖信息 双色球历史上的116